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生命之旅(续 1)  

2007-12-12 18:26:44|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吃完抹了黄油,夹了香肠和鱼子酱的两块面包,在喝牛奶的时候,他回来了。把卖了的货款及达琪亚娜。安德烈耶夫娜的名片交给我:“以后她会直接跟你们联系发货事宜。要走以前再跟她谈一次就可以了,看来问题不大。”

“差不多了,我今下午走。”我说。

“不!我买了明晚上的车票。你得再跟她谈谈细节问题,最好签一个意象性的合同。”

他把车票递给我。又冒着风雪出门了,外面响起汽车发动的声音。不知夜里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起床时 是早晨9点了。桌上放了买来的夹肉软饼,烧好的鸡汤,沙拉。他在看电视。他不像当今的“老板”。自己什么都会做,也什么都做。

“哦!真不好意思,应该我做的。”

他没接茬:坐下吃吧!吃完去“鄂毕河”看看。不远,开车10分钟就到了,你会喜欢的。他的声音不大,但有‘不许反对!’的意思。

“好的!”我觉得自己难为情极了。

“你有很多事,要不就不去了。或者我自己,我能找到。”

“事都有人办。我陪你去!”

鄂毕河挺不错,“是俄罗斯第三大河,长4300多公里。自东南至西北纵贯西伯利亚。”他的表情变得柔和了一些。

“只是上地理的时候知道过”。

他穿好大衣,戴了帽子,出门了。外面厚厚的冰,地上很滑。我小心地走下台阶。突然,“砰”的一声,他在前面摔倒了。脚彆在一个小坑里,趴在地上。我脑袋“轰”一响,连忙跑上去扶。谁知道虽然不胖,但这176的个子就怎么也拉不起来。他脸色苍白。额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说:叫“03 ?”

他摇摇手。

幸好路过一个俄罗斯年轻人,连拉带背的帮着扶到家里躺下。他闭着眼。我替她脱下鞋子,右脚踝关节以下直到足趾,看着就肿起来了,肿得像个大面包,甚至连足背动脉都摸不到。我真怕骨折。让他动动脚趾,还行。我赶快拿了湿毛巾作冷敷。问他有没有云南白药,他用手指指对面的抽屉。找到一瓶伏特加,给他吞了云南白药的保险子和白药粉,再调了一些涂在伤的地方,撕了一条被单把脚缠住,主要怕一些小血管破裂后出血更多。做完这些,我去客厅里看电视,怎么也看不进去。心想“真是给人家找事,今天别去就好了”。

“要不要告诉你们公司的人?”过了1小时,我走进他的房间去问。

“不用!别着急,云南白药管用,现在不疼了。老毛病,这个地方常扭伤。几天就好了。”他终于笑了笑。方方的脸,明亮的眼睛,高鼻梁。我没看见过他不戴眼镜是什么样子。上唇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黑胡子下好像露出一颗痣。但看不清楚。我总觉得我们见过。

“我好像见过你?记不起在哪里。”

“不可能!我是北方的”。他有点生气。

“你的普通话不像北方人。”我还不自觉地穷追不舍。

他不说话了。“你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一会儿。”随即翻过身去不再理我了。

 “好!有事叫我,我就在客厅里看电视”。

他点点头。下午我做了饭,可能也是不好吃吧,他没有吃。又做了一碗面条,吃了一点。我在客厅坐了半夜,听听没什么动静才回房间睡了。大约早上8点,被一阵响动惊醒。那是他扶着墙去上厕所。好在洗手间就在他房间隔壁,就几步路。

10点钟,我到超市买了鸡翅,牛肉,五花肉,猪蹄,胡萝卜。洋葱,西红柿,黄瓜,冻饺子,香肠,酸奶,牛奶,土豆卷,糕点,水果......,打的拉到家,塞了满满一冰箱。又炖了鸡汤,烧了红烧肉,炒了醋熘白菜......反正,觉得自己比较会做的都拿了几手。我做的菜,同事朋友都知道,不但别人不爱吃,就是连我自己都不想吃。儿子也说“我妈的厨艺不敢恭维!”就这样,我还是有一种“补过”的心理。用托盘把菜饭端到床前。他自言自语轻轻说了一声:“会做菜了!”。“这口气!”我觉得有点好笑。真不像在说一个客人!倒好像他是我的长辈。“太过分了!”继而我忿忿的想“我都老了,真瞧不起人!”不过,看他吃完那些菜,我心里甭提有多舒服。一是他吃饭了,我的负疚就减轻了一分,二是对我这手艺的肯定。

该收拾行装了。其实也没些什么,就是把漱口洗脸的家伙放进空箱子,因为药都卖了。他在叫我,没有称呼。说:“你知道路上两天三夜,自己带点吃的吧!火车上的饭没法吃。”

“我知道,到火车站买几盒方便面烤土豆粉什么的就可以了!”

晚上9 50的火车。中午1点,他打电话叫来了达琪亚娜.安德烈耶夫娜。我开门迎接了她。这是一个皮肤象白瓷一样,有着甜美笑容的40多岁的血液病学专家,内科医生。脑后扎了一个马尾。她进门就问:我们的“林”怎么样了?

进去后对他说:你需要去医院!

 “不用!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医生,她都给我处理好了!”他微笑着说。“我们的‘云南白药’也是世界名牌呢!看,昨晚吃了就不疼了!”我睁大眼睛“哦!怎么俄语说这么好?从来到现在我竟然没听他说过一句……不过,也没有需要说的场合。这好像是在俄罗斯学的,音很准,也没听出什么语法错误。”我在心里嘀咕。

达琪亚娜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递给我:Лилия ,林转告我,你的意见是我们签一份合同。是的,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你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补充?

我看了一遍:“每个月的货量,这很重要,请具体写明。另外,付款方式。其它的都可以,就这样吧!这只是意向性的。如果货走得好,以后还需补充或另立合同。”于是,这事就妥了。

达琪亚娜向着林湘:谢谢你,林!给我们找了这样好的供货商,你一贯都是我们的人!大家都乐了。然后再转过来告诉我:你知道,林什么都会,钢琴弹得非常好,歌也唱得好,是个“俄国通”。他上莫斯科大学的时候,是个“吃书不吃饭的人”。送走了客人,我也说了感谢他的话,他静静的看着我,连一句都没有回答。我想:也许,他认为应该谢,那当然就不该客气啦!而且,他今天精神不好。

8点半,该出门了。穿好了大衣,围上了围巾,我准备走,进去跟他说一声。他起来了,让扶他一把。坐在沙发上,他望着窗外慢慢说到: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一生中肯定吃了不少苦。你走过来了,现在走的路很正确,什么也不怕,什么也难不倒你。走过了,回头看,你会为自己自豪!常来电话吧!这里的事有我们,你就放心吧!

听着这话,好像是我父亲,好像是兄长。有一种模模糊糊的,说不出来的感觉。真想痛哭一场,不过,都没有。

“好的,这次我来的目的达到了,真得感谢你们。但给你们找了很多麻烦,实在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太太。请原谅。我原来跟你太太谈好给你们5%的回扣。我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钱。

“以后再说吧!还什么都不是呢。量大了再谈这个问题。”他没有要。我再说一句他又说到:别忘了我们是个集团公司,没跟你签合同,这点钱让我怎么处理?

“好,那以后再说吧”

“但是,我走了你怎么办呢?”

“你走了公司的人就来了,什么都会好的,这只是小问题,我自己不小心,跟你没关系!只是---我不能送你,你又该孤零零的一个人走了。”这话说的----我觉得有点奇怪。“好吧!再见!我到了以后就会给你打电话来的”。他艰难的站起来,慢慢蹭到门口。就在我出门那一刹那,他拥住我,轻轻地吻了一下。当我转过头来,看见他眼里闪着泪光。车来了,我走了。带着一种复杂而不解的心情:俄罗斯住久了,习惯了俄国人的习俗,吻一下很正常,但他为什么伤感?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