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生命之旅(续9)  

2007-12-25 05:51:57|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疗队配了几匹驮药品及医疗器械的骡子。队里7个人,只有队长舒医生和另一个小伙子是男的。所以“放牲口”的事也就落在我们大家的身上。两人放一天。我和一个在中国出生,讲一口贵州口音的矮个子,大眼睛,白皮肤,唱歌好听极了的缅甸姑娘苏玉红两人一组。那天,把马拴在树上,绳子放得长长的,任凭它们吃草。我们俩开始一会儿唱歌,一会儿聊天。他跟我说了她在贵州当学生,当兵的事。我跟她讲:

我在三营的时候,有一次急行军,后面有追兵呢。半夜,什么也看不见,就看着我前面电报员小王发报机上挂着那条白毛巾隐隐约约的白光,正走着,那光突然停住了,我也跟着停下来。5-6分钟过去都不动。这时,我忍不住用手去碰了一下白毛巾,心随着往下一沉。“呀!那是一蓬刺啊!”。我用脚探探旁边的路---没有!蹲下去用手朝左边摸,一步宽的小路,被刺占满了,不小心碰掉下一块石头,半天没有回声,是悬崖!右边向上是陡坡。刺和山之间根本没有缝。“怎么办?”这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我后面还有几百个人呢!万一出不去,……!但是 ,既然前面的人都过去了,那绝对是有路的,并且,只能是右边。于是,我顺着山坡用手摸,果然触到几个刚可以站住脚的坑,顺着那些坑往上爬,绕过了刺蓬,果然又到了路上。真是说不出的高兴。等赶到寨子时,部队正在休息等我们。

 

“你认识宣传队的昆明知青“安妮”吗?就是那个眉毛黑黑的,弯弯的,五官长得很招人喜欢的那个?”我问。

“认识。”

“她跟我讲过一个笑话,你可不许讲出去喔!”

“好!讲了是小狗!”她赌咒.

 你知道宣传队的队长吧?---那个戴眼镜的,从来不跟人开玩笑的印尼华侨,大高个!

“知道!”

“还有刚入伍不久的小姑娘甲麦?”

“认识!下缅甸来的那个。”

“好了,听着!”我清清嗓子,先笑了。苏玉红急了:

“别卖关子啦!快说啊!”

“好!话说,有漆黑漆黑的那么一夜,---像锅底那么黑 ,什么也看不见。小姑娘甲麦内急,又不敢出门。她想,绕过院子,绕过围墙,后面就是树林,害怕!还是就这屋后对付一下吧!于是,她独自悄悄溜到屋后的墙根蹲下解决问题。刚刚开始,突然一个脚步声由远而近,……”我停下了,先笑,苏玉红急得捶我的背。“行,再捶一下,接着说。那脚步声 直接响到她面前。在微光里,小姑娘吓得连气都不敢喘了,且她本来就很怕他们这个23岁的队长。来人显然不知道前面已经有人,大大方方解开裤子扣,直接就朝墙上冲,抛物线越过甲麦的头顶,不规则的部分还零零落落滴在她脸上。后面的头发,半件衣服全潮了。完事,扣好裤子,拉好衣服,放了一个屁,嘴里哼着歌回去了。甲麦进了屋,拉着脸,马上提了一桶水往外走去。众人觉得奇怪,又没下雨,怎么出去一转弄成这样,还一股尿臊味”。洗完澡进来,先是哭了,然后又笑了,最后才说出来。第二天,队长给大家训话,说宣传队近来出现纪律涣散,有的人排练节目的时候不认真……。说话时表情严肃。安妮和几个人偷偷忍不住笑,还被批评了一顿。苏玉红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趴在地上。 

 

太阳快下山了,两个人赶着骡子优哉游哉的回家。

我说爬上去骑着多好”!

没有鞍子啊!

“没有鞍子还不好办,抓紧马鬃!”

“行!上!”

开始走平路还挺新鲜。马蹄敲打着路面,两人的辫子在肩上一跳一跳的。看着满目青山,彤彤夕阳 ,颇有些“花木兰”的感觉。进寨门了:先上坡,还行,抓紧了,前倾。进去接着就下坡,那就没法抓了。苏玉红在前面,大叫一声“小李救我!”就像坐滑梯一样从马脖子马头上滑下去翻着骨碌在灰堆里打了几个滚。她叫我“救”的时候我正处“危难之中”。虽想起“要领”--- 两腿夹紧,抓紧马鬃,身体后倾还是不行,脚已经划到了马耳朵处。幸好已经到了平路上没掉下去。

看着苏玉红灰头土脑的样子,我不禁拍着大腿哈哈大笑,笑岔了气。她一面骂“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一面笑着来追打我,在路边的草地上两个人滚作一团。突然,路下方的树林里探出几十个头,一齐大笑“好!滑马冠(掼)军”!不好!转头一看,是曾烨他们连在开会,刚才那一幕尽收眼底。我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那么多人,咱快走!骑马!快!没下坡路了!”那时动作还挺麻利。两人翻身上马,一直骑到上了高坡,进了医疗队的马圈还看见山脚下那一伙人看着我们乐。曾烨也在中间,他没有笑,注视着我。

到了8旅。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廋了,好像有些疲惫。方方的脸,箭一样的眉毛,坦然而自信的眼睛再没有了哪怕一点点稚气。我很想去看他,但没有勇气。那时部队规定战士不许谈恋爱。我是战士,也最怕非议。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