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生命之旅(续10)  

2007-12-31 07:44:15|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我们医疗队的4个女兵做战前的准备工作,收拾医疗器械及药品,围着火塘把洗干净的绷带裹成卷以备包扎伤员用。

麂子脚踝握成的钩钓着一个黑漆漆的铁茶壶悬在烟熏火燎的屋樑烧水,壶嘴嘶嘶的喷着白汽。

“好了,都准备完了!喝水酒!”缅甸的景颇姑娘大麻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朝“水酒缸”走过去。我们也都围坐到“缸”的周围。这是个用木板和藤条箍成的很大的平底圆木桶,里面一年四季放着米和高粱好像还有什么杂粮酿的“水酒”,呈稀粥状,“啤酒”味。一二拾根握弯了的空心竹管直接插在里面。人盘腿席地坐在不高的木桶周围把管拉到嘴里“吸”酒。10天前刚开始喝,觉有股喂猪的“泔水”味。但时间长了还真“上瘾”了。行军打战的时候也揹一壶。这时吸得正起劲,门忽然开了,我的心一下“突突”跳起来。曾烨弯腰钻过门走进来。

     “指导员,来串老同学啊?来!喝水酒!”大家招呼他。

     “呵呵!这家的缸没有我们那家的大!”

      “是吗?那不得30个人吸了?”

      “对!还要多些。”

       有人拉一根管给他。

       “不了,有急事,不能喝了。”

       “李立,你来一下!”。然后弯腰出门。我的心狂跳着,跟他到了阳台上。他在竹笆上坐下,我坐在离他一米远的对方。天色暗下来了,千山万壑沉没在一片黛色中。远远的西边一抹红霞映在他脸上。很久没这样近距离的见面了。我仔细的看他。晚风吹着他微卷的发,宽阔的额头,挺直的鼻梁,剑一样的眉毛锁成一个“川”字。明亮的眼里跳动着两点火苗,那是远山,晚霞的折射。棱角分明的嘴。右上唇一颗米粒大的黑痣给这张“思想者”的脸增添了生动及几分温存。草绿色军装裹着的强健的肌体,宽宽的肩膀上斜挎着手枪。脸没晒黑而变成了红色。

     “你还好吧?”他问。

     “还行。”

      “一直没机会告诉。你来当兵后,你妈他们单位的人保组给生产队来了一封信,说你母亲因为剪了毛主席像而被划成了‘现行反革命’。有人还怀疑说你那时候从学校回去了一个月,喜欢剪些图片贴在玻璃板下,很有可能是你搞的。但你妈把她自己当时怎么剪的详细情况作了坦白交代,所以暂时没法追究你,等查清了再说。我们当时就通过生产队给他们回了信,说你出国参加‘国际支左’,支援世界革命去了。后来才不再来信了。所以,你出来是对的。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不用耽心了!”

     生产队怎么说”我问。

     “挺好的。他们不管,让我们写好信他们去盖章再寄给你妈妈单位的人保组。”

     “那还多亏了你们!”我感激的说。

      队长还骂写信的人是‘瞎毬整!’”。

      他停了一下,又说:

      “既然已经来了,除了好好干,还得保重自己。你是个女的,以后不要再跟着去打炮楼了!”

     “哦!你怎么知道?”

      “还能不知道!你在三营的时候,跟着昆三中的老董他们小分队半夜3点到勐基打炮楼,刚好下过雨,勐基河水暴涨。要不是老董水性好,把你从两丈外抓回来,你早被被河水冲走了。”

     “好了,不能再说了。”

      他突然站起来

“今晚上有行动,我走了!”他凝视着我。约1分钟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过来,突然转身下了楼梯。我跑到阳台边看他渐渐被黑夜吞没的身影,眼泪慢慢滚到了腮边。

我急不可待的就着火塘里的光看信:

 

肖媛

感谢上帝又让我们多见了几次面。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