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飞地加里林格勒  

2010-01-18 05:31:03|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地加里林格勒 - 李立 - 生命之旅                                                                   (1)小城切尔尼霍夫斯克

        “加里林格勒”是俄罗斯游离在外的 一块 “飞地” 。喜欢“逛”的我早就想去看看。刚好那是斯维塔的故乡。如果坐火车,必须经过白俄罗斯和立陶宛,还得签证。所以,2010新年放假10天。我们3号买好机票,5号 1:15 从舍列梅契耶沃1号机场起飞。1小时40分钟后,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加里林格勒机场,免了签证的麻烦。天黑了,气温不低,零下7度,但风大,很冷。斯维塔的哥哥和妈妈来接我们,站在大厅里。

       “瓦连金娜。瓦西里耶夫娜 ,萨玛法洛娃 妈妈” !“尤里。瓦西里耶维奇  萨玛法洛夫 我哥哥!”斯维塔介绍。

        “ 您好!见到您很高兴,李丽雅”我说。

       老太太很精神,不像82岁的人。穿一件棕色的厚皮夹克,戴一顶貂皮帽,个子不高,和我差不多。她拥抱了她的女儿和我。

       “但是,你不是姓鲍尔苏科娃吗?怎么跟你哥哥不一样?”我问。

       “傻了。李丽雅!我不是嫁给了鲍尔苏科夫吗?”

       “哦!是,你嫁人了,已经成了鲍尔苏科夫太太,连老爸的姓都不要了。男人比老爸重要!”我说着,给自己解围。其实,我早就把这一茬给忘了。大家都笑了。   

         他们的城市叫切尔尼霍夫斯克,离加里林格勒97公里。尤里的车是一辆黑色的很漂亮的奥迪。这里的车多是德国产 。价格很低。不少内地的人都到这里买车回去翻倍卖。

      我家住在小小的村子里,有3间带烟囱的,常常冒烟的尖顶的小房子 。其中一间就是我的家,冬天用柴烧的壁炉,没有暖气,没有热水”。斯维塔说。

        妈妈说“她逗你的。我们家在城市里,当然比莫斯科小得多,但是很不错。暖气热水都有” 。

        其实 ,我倒还真的喜欢像她说的那种房子。那是童话世界。

         我的娘家在阿列哈瓦,那是一个小镇,原来的房子就是这样的,现在在农村里还有亲戚,也是那样的。

     一路上,开车的尤里和妹妹说不完的话。谈他在德国的的女儿,说他的孙女小时候不许说她是俄国人。现在12岁,大一些,没这毛病了。所以,大家习惯了不叫她的名字,总叫“德国人”。

      我问他:你常去德国,印象怎么样?

     “ 像医院。”他说。

      “为什么?”

      过分的干净,整齐,刻板。什么都特别有秩序,规规矩矩。一个年轻人的车停在道边,警车开过,警察下来罚他的款。问为什么。答 “看看你的轮子下面”。于是,这年轻人乖乖的交了罚款。“原来是车滴了一滴油在马路上。(也许是夸张吧,等问问德国人)

      那法国呢?

       法国不一样,比俄罗斯还脏。(其实,我觉得俄罗斯也很干净)。凯旋门还没有莫斯科的大气。卢浮宫里的画比圣彼得堡艾尔米达日的差多了!无论是画的数量还是大师们名作的数量都不 如冬宫。你看看俄罗斯多少著名画家!

        看来,这位先生不喜欢法国,能挑那么多毛病 。

       路灯很暗,有的地方干脆很远才有一盏。加上窗玻璃结了冰,看不见外面的景物。

       将近100分钟后,车开出了黑暗,进入目标小城。我们下车,进超市。里面货的品种没有莫斯科多,当然也没有莫斯科的超市那么气派,但是价格几乎都是莫斯科的一半。尤其是鱼子酱,龙虾及其他海产品更便宜,我们挑了些熏鱼,生菜,蛋糕,苹果,葡萄,西红柿,什么的,装了几乎一推车,一算价格也就是三分之一。第二天就是他们东正教的圣诞节了。我去开钱,思维塔把我推到一边。那劲真大,我说:“那么多肉没白吃,差点没把我推到”。

         你是客人,干吗你付?

         我没有礼物,也不知送什么。

         你把带来做样品的产品送给老太太两瓶吧!

         这主意不坏!

        终于到家了,在赫鲁晓夫时代建的一栋楼里。2楼。瓦连金娜掏钥匙开门,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回家时我母亲掏钥匙开门的样子,也这样激动,也这样急急忙忙,因为久别的女儿回来了。开了第二道门,满室光明,同时冲出来一股强烈的恶臭,一只毛茸茸的金丝猫扑向了老太太。斯维塔皱着眉,一面跺脚一面“呸-呸-呸-!” 的吐。说“妈妈,我快喘不出气了”。我也觉得一阵恶心。于是,女儿立即换上睡衣,再把老妈的罩衣套上,开始了扫荡,拖地,抹桌子,椅子......。我很奇怪,尽管整栋楼的外面都很旧,但家里确实干干净净的,怎么那么臭呢?没办法,只有捏着鼻子吃了。连她女儿这种近乎“洁癖”的人都吃得下去,那我也得吃。在厨房里,3人围着桌子,把面包,奶油,沙拉,咸鱼,奶酪摆满了小桌,面包抹上黄油,生鱼片盖上面,香肠,水果。吃了,对付了。

         这房子有3间。进门过道,右面是洗手间,厕所,一个又深又宽的老实浴缸,可能历史不短了。浴缸里垫了一块厚塑料布,是猫拉屎拉尿的地方。窗子上凌乱的放着大蒜,干蘑菇和用来装饰的黄了的草。浴室隔壁是很小的,只能容两个人侧着走的厨房。桌子上堆着各种调料瓶,墙上挂着油画---葡萄,梨,香蕉。虽然有些粗糙,但画的很像,斯维塔说这是他爸爸年轻时画的。厨房对面是客厅,也是我的临时卧房。窗子对着门,两个侧面的墙也挂着他爸爸化的油画。一幅是航行在海上的帆船,另一幅是俄罗斯的大自然。过道的尽头是一个套间。里外两张床,陈旧的大书架,摆满了颜色发黄的书。壁上有他爸爸年轻时的画像,女儿很像他。满头的亚麻色卷发,蓝眼睛,很英俊。斯维塔说,他爸爸走了很多年。妈妈长期一个人住。尤里家离这里大约200米。他和他妻子住在一块儿。老妈妈不想跟他们住。好在这里很近,他每天都会打电话来,还可以看到他的窗子。这边窗框上挂了一朵粉红色的大花,平时取下来,如果妈妈有什么事,或者电话坏了就挂上去,尤里就会立即赶过来。有一次忘了摘下来,早上5点钟他就来敲门!呵呵!老太太也乐了。

         大猫钻进来,跳到主人腿上,瓦连金娜把它抱在怀里继续吃饭。斯维塔说“妈妈,把它放下,这么多毛,到处飞,你看看你的衣服。而且,他们还容易带有各种各样的病菌,对身体不好”。

       老太太不情愿的把她放到地上,转过来跟我说:我就一个人,这八年来,都是他跟我作伴,帮了我很多忙。可聪明了!夏天我到树林里,她会帮我找蘑菇,哪里有她就站在那里,我一看,八九不离十!

       这家伙,10斤重,一身金黄色的毛,眼睛也是金黄色的,没有一丝杂毛。斯维塔在拖地,把她赶来赶去,她干脆跑到最里面,跳上正对着门的桌子躺下,背靠书柜,头转过来盯着过道上的我们。斯维塔扶着拖把看着她,笑眯眯的说 “看见没有,她就像家里的皇帝”。

       老太太摸着他的猫叫“乖孩子,我的小男孩!”

        呵呵!这一家怪有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76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