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谒《知青纪念碑》  

2010-11-28 03:1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巨大的“知青纪念碑”前,我似乎才明白自己日夜兼程,3天内从遥远的莫斯科飞到边城瑞丽的原因。                

            我肃穆的端起燃烧的心,就象当年希腊女儿捧着那坛灰。眼望着1969-1979,我虔诚地双手高高举过头,用这颗搏动的心去点燃那些有生命的汉字:“公元一九六九年初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在中国大潮涌起时,“文革”灾祸未息,乱像迭生,国运艰危,昆明知青三万余人泪别故城亲友,分次到达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所属县乡。部分北京、上海、四川等地知青亦先后于此雁聚。彼时也,德宏大地舒展胸怀,慷慨接纳,各族人民结庐牵篱,箪食壶浆,亲情无间,一若已出。雏燕有哺,故而奋飞,山海呼应,大风作歌,知青以其所知,奉献于此,更以各族乡亲为师初学人生,耕稼自食,苦乐与共,亦有搏战艰难,牺牲成行,至今三十八载矣。知青史事或歌或咽,自有评说,然青春血色殷殷灿灿,已化成盈野鲜花,与大地共存矣。

德宏,勐巴娜西——古称“乐土”。何乐之有?天地人和谐也;瑞丽,美丽之地奇美何在?碧江如链,阳光温煦,坦荡从容,与大千交汇也。万众稚子得以与此结缘,莫不为大幸!自一九七一年知青始有返回,然魂兮归来?“第二故乡”梦根生发,如树如花,故知青再返,鸿雁纷飞,数十春秋未绝。而故土党政竭诚运筹,乡亲壅道近渎,情动青山,泪洒绿野,其盛状穷史未有!今由原昆明知青倡议,得瑞丽市党和政府恩助,欲共建碑载。特邀万古不息之瑞丽江为心证情证史证,又借此地青树掩映,凤尾长书,象鼓作乐,宝光辉耀,勒此碑以记之,愿盛世永久,万民康泰,当事及后人珍重此情,永志不忘。

                                                                  撰文  黄尧”

69年,春节前几天,几十辆满载的大巴停在瑞丽县城大榕树下。风尘仆仆的远客没有下车,睁大刚刚擦干的泪眼,好奇地地看载歌载舞夹道欢迎的人群。飘来的缅桂花香,歌词中的甘蔗林,菠萝田,芒果树和竹楼茅舍,傣家姑娘孔雀般的舞姿与飞扬的尘土阳光一样炽热,烘烤着街道边那座最高建筑物-- 华侨旅社的三层楼。“热烈欢迎红卫兵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毛主席万岁!”“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向贫下中农学习 !向贫下中农致敬 !”。车上车下,口号声此起彼伏,热烈无比。继而,两个风车似的木轮子牛车慢悠悠载着兴高采烈扬鞭向牛的傣族小仆帽(傣语:小伙子)拉走了分在坝子的同学。戴着红花银铃的马班也驮着分上山的知青行李艰难的往上爬。14岁的初一女生芸仙走不动了。坐在路边抹眼泪。抬起头,望家乡,山高路远。爹娘啊!你们在何方!

木棉花开得一片火红,队里派来带知青的景颇姑娘木果就穿这样一条通红的筒裙。红手帕在脑后捆住了长发。每天当太阳朝山那边升起的时候,她背上竹萝,在朝霞里踏着露水来了,四山八岭都能听见她的歌声:“栽瓦作勒别南唐昌燃呵,栽瓦作勒别南唐昌燃呵..........南唐昌燃呵。。。。。”我至今没明白她在唱什么,但那声音,那太阳及红裙,那云彩之上的千山万壑却是我短短知青生涯中最美的画.当我离开寨子后,她嫁了一个其后官至团中央委员,德宏州委某部长的昆明知青.

界河那边正在打战,有同学已经去了。“英雄”的壮举和“扎根”的困惑象一面魔镜,朝正反两面推拉着我和我的同学们。“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为世界革命贡献力量”的念头压得喘不过气来。于是,“缅共人民军”就成了我和我的知青战友们生命史上最浓的一笔。

 汛期的瑞丽江一反往日凤尾竹下的婀娜,此时如1969年初春的知青下乡大潮,浊浪滚滚.发出巨大的轰鸣,冲开堤坝,一泻万里.冲走的竹子,在江心打着旋涡.青翠的颜色或浮或沉.就象昆十二中女知青陈秀华竹叶一样翠绿的衣服.那是七四年,正值知青返城之际,她怀了8个多月的双胞胎,坐拖拉机颠了70多公里住进我们医院,有同学说她是十二中少体校最好的女排运动员.身高175厘米,清秀的绿色宽松短袖衫.皮肤因亚热带的紫外线有点黑。眼神疲惫,却笑容甜美.挺个大肚子,但两条乌黑的大辫子在腰间晃晃悠悠,独有一种高雅及青春四溢的气质.因流血不止,动员做手术,她怕招工不被录取,不敢签字.妇产科医生只有用催产素.上产钳。结果大出血.人泡在血水里却没有补充的血源.巨大的疼痛,她死死抓住守在一侧的同伴的手.第二个孩子拉出来的时候,生命之光在那双充满着生的欲望及痛苦,恐惧的眼里一点一点熄灭,终于停止了撕心裂肺的呻吟.静静地躺在殷红的产床上,任凭6天以后赶来的母亲眼泪洒满了大江.一双没有父母的非婚生孩子,一个3天后死了,另一个送人了。据说孩子的父亲是同户的一个男生,他已经被招工回昆明。

 我不是赶回来凭吊已死的昨天,还有一个连自己也说不清的心愿。

" 十九年前留学莫斯科前夕,曾穿上缅装,操着还算熟练的缅语,赤脚越过芒海界河,一路蒙混过关,到了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里”。像所有虔诚的佛教徒一样,茉莉花环戴在发髻和项上,在“蒲雅吉(大佛寺)”上香,跪拜,许愿,把门口买来的金箔请男人(女人不能)帮忙贴到巨大的卧佛金身上。从此后,浪迹天涯,心里总有个寄托。但一直没有还过愿,这也成了一桩心病,顺逆成败都觉得与它有关。一个“非去不可”的念头根深蒂固。

      这次回国,适逢老战友邀请,和妹妹正儿八经办了个签证,从昆明花100分钟飞去.。承载50个人的“东方航空”737越过了褶皱重叠的横断山脉,萨尔温江。当在伊洛瓦底江上空出现时,广播通知“飞机正在下降”,10分钟后到达曼德里机场。地面气温37度。机翼下面一马平川,良田沃野,。“曼德里”的巴利语为“多宝之城”是世界上翡翠和红宝石的故乡。华人又称之为“瓦城”(因阿瓦古都而得名)。江水从西绕城而流,街道似成方块,纵横整齐。这该是英国人的功劳。这里曾是英属殖民地。眼下很多农田和房舍似乎已经被水淹没、但没有任何新闻报道。足见军人政府治下的封闭与落后。飞机平稳的滑到跑道上,整个机场就只有另外一架停在一旁的小飞机,跟繁忙的北京首都机场和莫斯科机场绝对不可同日而语。飞檐翘阁,红瓦黄墙的候机大厅,跟无处不有的佛塔和菩提树相辉映,一派宁静祥和的南国佛地景象。

       排队等候出关检查时听说规矩要交小费,甚至1美金两美金的都行。正在琢磨兜里没有零美金时,妹妹说"N大哥来了".顺她的手势望去,果然是老战友.。高个,,不胖不瘦,,头发一丝不乱.,方格短袖,,胸前还挂了个可以进入机场的卡。海关工作人员向他点头问好。突然想起当年是知青的此君现在已经是缅甸有头有脸的显赫人物。仔细瞅瞅,他戴了一副金框眼镜,神态安详,朝我们挥手。机场大厅外就是旷野 ,开满了亚热带的野玫瑰,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花香。一个穿着考究,打笼基(筒裙)的缅族年轻仆人手脚麻利的给我们搬行李。越野车开走时,惹得同机一起来的乘客一片羡慕声。据说,公车得等好几小时,因没生意,出租车是不到这里来的 。

      7天中,先生亲自陪我们领略了“千佛之国”神秘的美丽。走过了橫跨陶塔曼湖(Taungthaman),有200年歷史的世界上最長的吳柄柚木橋。曼德里山,落霞载着晚来的风,吹起了那些或歌或泣的往事。这位征战数十年的男人竟也热泪滚滚。

       我又回到了瑞丽,跟大江告别。

      燃烧的碑文腾起一片红光,化作天安门前举着红宝书戴着红袖章高呼万岁的海洋,化作一千七百万横切面十几圈年轮的树,化作躬耕劳作的身影,化作负剑走天涯的勇士。他们从四十年前优雅地走来,带着远去的微笑。一个优美的转身,变成涅盘的凤凰,振翼飞去:变成参天的大树,直指天宇;变成展翅的鲲鹏,阅尽人间春色。十年动乱结束,十年的教育脱节。国家人才青黄不济。是这班荷锄归来的知青扛起了各种战线的重任。以知青的精神去学习,去创造。当他们面前横着障碍,当他们想要退下阵来,他们会想起瑞丽江的水,想起凤尾竹下的葫芦丝,想起毒热的太阳下,站在泥水里的春耕夏锄,想起头顶着背箩,双手十指扣紧放在脑后以防头向后仰。上坡时弯腰曲背几近300度,一步一步往上攀。终于到了坡顶目的地,卸下背箩。那时的感受,天高云淡,林木森森,凉风习习,擦一把汗,捧起他递过来那一碗清甜的山泉水。瞬间与永恒的幸福......更有甚者,在金三角的从山峻岭中.把头挂在裤腰带上,跟蚂蝗,毒蛇,亚热带的疟疾,不长眼的枪炮较量。急行军3天三夜,不等"原地休息"的口令说完,人已倒在什么地方睡着了.一觉醒来,背包在山上,人却被大雨和泥石流冲到了坡脚。战壕里在鏖战,射出的枪弹吐着火舌,回头看身边的人却被飞机炸弹尾翼 劈成了两半.....土地养育了他们,逆境炼就了钢铁一样的意志.既然走过了这样的路,还有什么不能克服的困难呢?

那森林所在的山谷曾令我心惊胆怕,
  这时山谷却已临近边崖;
  我举目向上一望,
  山脊已披上那星球射出的万道霞光,
  正是那星球把行人送上大道康庄。"

      但丁  ——《神曲》 

 

 2010年11月22日

 

 

  

 

 

 

 

 

 

 

 

 

 

 

 

 

 

 

 


 

        


 

2010年11月22日 - 李立 - 生命之旅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