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契尔尼霍夫斯克的圣诞  

2010-03-17 02:4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契尔尼霍夫斯克的圣诞(2) - 李立 - 生命之旅 

  夜静极了,静得就像在真空里。没有汽车声,没有人声,甚至没有风声,只有那只老式的德国挂钟不紧不慢的在墙上画着弧圈,陪着它曾经的,后来的主人们度过了长长的200年。小镇契尔尼霍夫斯克(Черняховск) 落入了沉沉的梦中。窗外的天空一直没有黑过,有亮光,但看不见字。是那种浅浅的,柔和得有点奶油的紫罗兰色,也许就是天堂花园的颜色。一颗星星在窗帘的缝隙里闪烁。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突然想起白天思维塔说过,今天是东正教“圣诞节”中最重要的日子。当天空中出现第一颗星星,那就是耶稣基督诞生并给予人们信仰及永生的时辰。我爬起来赤脚踩在光滑的地板上,拉开窗帘。天哪!好像遥远的苍穹突然齐刷刷冒出了充斥寰宇的璀璨。我看不见刚才的那颗星。却像看见了万物的主宰操控着一只无限大的钟,有条不紊的拨弄着星移斗转,天翻地覆。我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飘飘渺渺落到了地球的那一端,又粘附在雷电的羽翼下来到这个冰封雪冻的世界。从哪里来,要去哪里?为什么这么奔忙?我是唯物主义者,什么也不信。可此时胸中不由生出一种神圣的庄严。为了找回自己,我挣扎着努力在大脑里搜索先哲们关于宗教的名言。

  一切产自虚无却被带往无限。谁能完成如此不可思议的工作?这些奇迹的制造者。只有他才能理解这一切 。             (帕斯卡,B. 关于宗教和哲学的思考

   伊曼纽尔..康德承认无论是经验还是理性都无法证明上帝的存在。但是他认为,“为了维护道德的缘故,我们必须假设上帝与灵魂的存在”。即一个无法证明的假设,但为了实践的缘故该假设必须成立。

 赞同康德。但我宁愿,无论在西方极乐世界的佛祖,无论在天堂的上帝,无论在奥林帕斯山顶的宙斯的存在。

夜更深了。洗熨得干干净净,散着香味的白色被子枕头,舒服的床,充足的暖气,如果这20平方的空间里没有塞满难闻的尿臊味,我一定会睡一个几十年来最好的觉。“但是......”。所以,一直没睡着,脑袋一直在德国“哥尼斯堡”的历史和这个挂钟中飞翔。当眼皮滞重得睁不开直到 瓦连京娜在厨房里煮咖啡的声响传来,也算睡了整整8小时。镂花的白色窗帘外大雪从天幕的窟窿中无休无止的漏下来,不只冻死了苍蝇,还冻死了很多病菌和没有回家的酒鬼。今年的雪,据说是100年来数量之最。房顶,汽车,森林,大地,如此干净。奇怪!怎么臭味没有了?该不是“寝猫尿之居,久闻不觉其臊!”起来才知道,思维塔的嫂子柳芭来过了,请我们去他家吃午饭并在小姑的主张下,未经老太太同意两人就把一直卷好扔在角落里的几十年的猫尿地毯抬出去扔了。屋子没有了臊味,一阵温暖和清爽。这才知道了为什么再干净也那么臭。喝完咖啡及小糕点,尤里来了,带我们去逛。车沿着行人稀少的街道慢慢开去,路面结满了冰,光秃秃的杨树在呼呼的北风里颤抖。街道两旁不少德式建筑。车停在一处庭院宽敞的小树林里。那是思维塔兄妹幼时的母校。“教室,游泳池,学跳舞的大厅,第一次接吻的花园......思维塔显然进入了遥远的幻境,蓝眼睛忽明忽暗,折射着她的教室,花园,舞厅,芭蕾和口唇落了红印的笨拙而可爱的少年。

上帝啊!人为什么要老呢?为什么?现在已经不是照片上那个在野地里戴着花冠疯跑的,长发飘飘的少女思维塔,不是那个背着药包在西伯利铁路工地上给人服药的漂亮而讨人喜欢的共青团员思维塔,不是穿着婚纱的新娘思维塔,而是两鬓斑白,腰粗膀圆的50多岁的药剂科主任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夫娜 。鲍尔苏科娃。

契尔尼霍夫斯克的圣诞 - 李立 - 生命之旅契尔尼霍夫斯克的圣诞 - 李立 - 生命之旅契尔尼霍夫斯克的圣诞 - 李立 - 生命之旅契尔尼霍夫斯克的圣诞 - 李立 - 生命之旅座落于市中心的一座德式红砖建筑是这个城市最著名的教堂。十多米高的石台阶上,黑色雕花的大铁门内一个小广场,再上几米高处就是镶嵌着耶稣像的尖顶的教堂正门。前面已经有很多西装革履的男人和戴着头巾的女人。和他们一样,我们也一脸的庄重肃穆,低头划完十字后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大厅。正中一个云杉搭成的马棚,里面是堆满甘草的马槽。中间横放着一张罩着光环的很旧的婴儿耶稣像。据圣经记载,圣母玛丽亚去耶路撒冷朝圣的途中,耶稣降生在马槽里。唱诗班男女声和谐而优美的赞颂弥漫在香烟缭绕的空气里,男女老少都静悄悄的排着长队虔诚的弯腰低头或跪下吻那画像。当抬起头时已热泪满眶。难道这就是康德的“假设”或帕斯卡的“存在”的力量?神父为抱着孩子的妇女及孩子们诵经。听不懂,但企盼和笃信的眼神告诉你,那就是人们心中的寄托和希望。

 电话催尤里回家。思维塔说柳巴让丈夫回去帮忙做饭。说完不屑的耸耸肩,撇撇嘴。“怎么能把男人叫回去做饭呢!真是!”这小姑子不喜欢嫂子---全世界都有这一类的麻烦。离午饭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我看着尤里家的窗子说,“我们过去吧,去帮帮他们的忙”。

开门处,小狗朱莉亚先迎接了我们。她窜到瓦连京娜的怀里,葡萄似的圆圆的黑眼睛望着老祖母咕噜咕噜转。被老太太抱起来。低头在走廊脱鞋,突然一阵毛骨悚然的怪笑。抬头看见一个俄罗斯产的女巫吊在头顶的衣柜上。柳巴说这是他家的守护神。呵呵!

尤里的家比他妈家要大两三倍,宽敞而明亮。仿古的壁炉,地毯,德国产钢琴。油画是俄罗斯大自然的春夏秋冬和他的孙女,12岁的“涅灭茨(德国人)”。长满雀斑,晒得黑红的脸,灰眼睛,高鼻梁,棕头发,一张满无所谓的可爱的脸。饭后放他们度假的录像。在波罗的海打红 X 的海域,“涅灭茨”公然在一个接一个的大浪里钻来钻去,小脑袋几乎看不见。他祖母柳巴披一条毛巾坐在岸边等她。我问:她不怕吗?

“还不知道她怕过什么”。她祖父答。

“你不怕吗?”我转向柳巴。

“她要去游。只有随她的便”。

“哼哼!”都是些不怕死的家伙。难怪!!

“怎么老叫他涅灭茨(德国人)”?

“她更小的时候不许说她是俄国人。所以都叫她德国人。现在渐渐长大,可以叫俄国人了”。

饭桌上摆满抹上鱼子酱的刚出炉的面包,生鱼片,萨拉,烧鸡,烤牛肉......白兰地,红葡萄酒,威士忌。高脚水晶杯里盛满各色液体:“圣诞快乐!”,“为健康!”,“为幸福!”,“为爱情”,“为友谊!”!杯子碰得叮当响......几杯下肚,人们红红的脸和亢奋的头脑迸发出热情。翻出俄罗斯民歌集,一只接一只往下唱:《故乡》,《三套车》,《喀秋莎》,《红莓花儿开》,《卡林卡》......真正原汁原味的“俄罗斯民歌”,真正地地道道的俄罗斯人,感伤的曲调,让我看见了那个伏尔加河上的车夫:

冰雪掩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

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

为什么垂着你的头?

是谁是你这样伤心?

问他的是那乘车的人。

 

你看吧这匹可怜的老马,

它跟我走遍天涯。

可恨那财主要把它卖了去,

今后苦难在等着它。

...........

男人女人们眼里含着忧伤,为那匹老马和可怜的车夫倾诉他们深深的苦难,就连朱丽叶也坐在主人的腿上,睁着黑溜溜的圆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深深的夜,优美的歌,这俄罗斯哦,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