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新年  

2011-01-03 08:5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在周而复始的四季轮流中喧哗着来了。.窗外震耳欲聋的漫天焰火,把灰暗的夜空织上了春之娇媚,夏之绚烂,秋之充实,冬之纯洁。从下午到黎明,人们在广场,剧院,或大街上狂欢,厚厚的白雪,挂满礼物的圣诞树,兴奋的讨论着长假计划的人们。无论世界怎样不太平,日子照样应该过得舒适而自由。

          明天就放假了,一放10天,和雄心勃勃的朋友准备在10天长假中“玩遍莫斯科”(不过,这实属吹牛,连大街小巷的名人故居,雕塑什么的算上,恐怕半年也没法走遍)。今天去市中心,离地铁 м  крапоткинская  约50米的普希金博物馆和救世主大教堂。雪很大,车和行人都不多,参观的人也很少。这里一共26个厅。名画,雕塑。宫廷,民间,大自然,猎手,鱼翁。。。。。。名为“茨冈”的夏日原野;男人枕着土坎熟睡,穿灰色衬衫的背;站在他身旁还驮着简单行李的马;似乎是他妻子的扎着浅色花头巾,穿一件枣红花上衣的吉普赛女人美丽的侧影,心事重重的眼睛忧郁的凝视着不远处的绿草,和他们那天真浪漫,不知想到什么而眉开眼笑的女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姑娘大约13-14岁,健康的红扑扑的脸,不谙世事的无邪的大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灌木丛,眉梢眼角都在笑,手里端一碗水给弟弟,已经快撒出碗边。

         名为沉重的继承《Тяжёлое наследство 》。可能是普京刚上任初走进总统办公室。年轻,体格匀称,眉宇下几分羞涩的微笑。打着蓝色领带的白衬衫,右手食指在右肩钩着搭在身后的深蓝色西服的扣。左手捏着放在桌上的,有牛头商标的白色塑料牛奶瓶,站在桌子后方。乱云飞渡的灰色天幕下紫檀色大立橱,顶部是双头鹰国徽。下方是总统办公桌和龙椅。左右分别是俄罗斯国旗和克里姆林宫金色的洋葱头和钟楼。国旗前面的桌上放着扳倒了的沙皇雕象。普京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贴着斯大林,勃列日涅夫,赫鲁晓夫等各个时期领导人和丘拜斯等富豪们头像标签的酒瓶。旁边是沙皇的王冠。普京的双眼严肃的注视着前面的人们,嘴角的线条却在青涩的微笑。年轻的总统得收好那个烂摊子,前后左右有那么多有形无形的势力在跟他角力。 是 Андрей Пашкевич 的作品。确实是沉重的继承。

     
       我问一个60来岁的工作人员,这是普希金博物馆,怎么没有普希金本人的展品。
       她说:这是以普希金命名的博物馆,属于他的只有孩童时代的很少一部分,在三楼。
      又问:那么,普希金博物馆的地址是什么呢?
       “请等一等,明天的报纸上有所有莫斯科各个博物馆的详细地址,我让他们拿过来,送你们一份。或者,请继续参观,我下班以前一定给你们。”
       我们转半天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穿好衣服,拧好包准备下班,但直到把一份4张16版的报纸交到我们手里才离开。这应该是老一辈俄罗斯人的精神。我们真心感谢她。
       马路对面就是“基督救世主大教堂”(Храм Христа Спасителя),人很多。这座建筑在小岗上的富丽堂皇的教堂,整体为灰白色,深黄色的洋葱头顶上是东正教的十字架,再下一层的穹形壁面上,抱着耶酥基督的圣母玛利亚雕象左右两侧为众神的浮雕。再下面,黑色的拱形文饰大铁门上面均为圣经里的神像及故事。人物的表情,衣服的折裥,哪怕一页纸的卷曲都那样精湛,细致,逼真。“这就是工夫啊!”我们概叹到。人们虔诚的画完十字,走上台阶,妇女包好头巾,推开厚重的门。厅内烛光摇曳,灯火辉煌。俄历圣诞节在一月7号,所以教堂里没举行什么特别的仪式。进去的人排队买好加蜂蜜的蜡烛,走到圣像前祈祷,东正教划十字是拇,中,食指撮拢分别从额头划下到心,再丛右肩到左肩,吻圣像再鞠躬。俄罗斯的宗教文化比这个国家的历史还早。体现圣经的名画颇为丰富。我站在大厅正中,抬头看洋葱头顶凸上去的部分。顶上画是身着谈红色的耶和华张开两臂向着万物,他的膝上坐着圣子基督,他的头发出万丈光芒,好象现在还在闪动,我想这就是在友谊大学的课文上读到的“三位一体”,即圣父,圣子,圣灵。他的脚下是汹涌的波涛,许多长着鱼翅人头的动物围着他飞。海水的下面是兰色地球的顶端。耶和华四周的云端或水里是模糊不清的活着的人头影象,我不禁想起“但丁”描绘的天堂:
 
犹如通过透明而洁净的玻璃,
或是通过清澈而平静的水面,
那清水并非深沉到看不见水底,
反映出我们的面容的轮廓,
显得如此模糊不清,却也如雪白额上的珍珠,
在我们的眼球中并非显得那么不清楚;
我看到有许多面庞正是这般光景,它们都准备好与我谈论;
因此,我竟陷入相反的错误,
跑去逢迎那点燃人与泉水之间的恋情的面容。
因为我立即发觉它们,
看出它们就是那些从镜子中反映出的身影,
我把眼光转到身后,想看一看他们究竟是谁人;
我什么也不曾看见,我又把眼光转回前面,
径直观看那位温柔向导的明亮双眼,
而她则面带微笑,神圣的秀目射出热烈的光线。
她对我说:“你且不要为我的微笑而感到惊奇,
由于你那幼稚的想法,
你的脚还不能信赖地踏上真理;
而是像经常发生的那样,这使你转向徒劳无益的方向;
你所见的这些都是真正的物体,
它们因为许愿未偿,才被贬到这里。
因此,你可以与它们谈话,你可以听,也该相信;
因为那真正的光辉满足它们的渴望,
却不容许它们掉转双脚,远离它本身。”
其实。我看到的画,也正是这个景象。我当时想,难道但丁看见了这画才写的“天堂”。
 
我们踏着厚厚的雪往地铁站走,雪花飞来,轻轻打在脸上,空气清新得象冷洌的山泉,清洗你的眼睛,鼻子,肺和全身。无比畅快。享受着身心的愉悦。随处可见的文明古迹,常常看见某一栋房子门边的墙上写着 X年X月--X年X月     X 。X 。XXXXXXXXXXX在这里居住。或者是一个头像的浮雕。俄罗斯人很注意保护和珍惜文物。如果太累或不愉快的时候,到处走走,当你忘记了自己的时候,烦恼就扔到身后去了。这是莫斯科的唯一可爱之处。
新年 - 李立 - 生命之旅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