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清明  

2011-04-07 06:05:56|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清明。我却在3月28号不得不离开了昆明,甚至不能在纸钱幻化的烟雾里为我的父母捎去一个问候。飞机越过滇池上空。岸边金宝山墓园朱红的大门和高耸的飞檐在机翼下金光闪闪。我似乎看见沿着宽阔的园内公路通往山腰的阶梯,石板路两旁,双手合十的佛像后面二十米处那座黑色的大理石墓碑,看见我亲爱的父亲母亲照片上慈祥的微笑。他们在火红的杜鹃花丛中默默注视着迟归的女儿跪倒在墓前,泪如雨下。白色的大理石翻开的书页用工整秀丽的金色仿宋体刻着孩子们写给天堂亲人的话。

        2000年,莫斯科的12月,妹妹在电话里压抑的哭声:“姐,妈---去了,昨天,脑淤血-- ”。我坐倒在椅子上,一片虚幻,眼前是医院白色的被单和昏迷的母亲的脸;是上小学的我,一根小扁担两头挑着米和菜。母亲背着妹妹从后面大声喊,说我把家门钥匙带走了。于是,我记下了最幸福的一天,妈准我晚一些再回乡下的学校,她领着妹妹和我在秧田边清清的小沟里捉鱼,洗手帕,讲故事。太阳当顶的时候,

         她理着我的小辫说:“祯儿,走吧!再有半个学期就可以不去了。”

         我抬头望她:“妈,我不想去,我已经考取了中学,怎么不让读?”

         “爸爸连累了你,他历史问题严重,你考得再好也不行啊!只有到乡下复读,再考一年,兴许能录取。书是一定要读的。哎!这么好的孩子,怎么生在咱们家?”她叹了口气,似乎在自言自语。

          妈背起妹妹,转过身去悄悄抹眼泪。我听话的挑起小担走了。走一截回头看看站在田边瘦弱的她和张开小手喊姐姐的妹妹。深远的蓝天,绿绿的秧苗,清清的溪水,蜿蜒的河。这一幅画伴我走过了海角天涯,伴我走过了苦难和幸福的人生。最后一次离开母亲,我不让她跟同学到机场送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大颗大颗的泪涌出她的眼眶,我狠心关上了家门。当两年后我再次推开家门。却看见桌上松柏鲜花的祭坛。母亲微笑的像,烟雾缭绕的香火,哭红了眼睛的妹妹一家和戴着黑纱的表姐,母亲的学生们。

         她是旧时代家乡为数不多的高学历的女人,是高等师范学校的教导主任。

        。。。。。。

       像梦游一样,我离开办公室。走进白桦林。闭上眼,仰脸迎着奔涌而下的雪花,它压断了枝条。在树上飘飘忽忽堆积成白色的桃花,盛开的海棠。在这里,我对着树,我看着天,我畅快的流着泪,我轻声喊着妈。我知道,她一定听见万里之外女儿的呼唤。我感谢上苍,在这多雪的冬天,给了我母亲如此厚重的葬礼。

      五年后, 9月的某一天,上班时神不守舍,拨通妹妹电话,心像被捅了一刀,全身发凉。妹妹的声音疲惫而悲伤。说现在她和妹夫,堂兄弟们,我的大儿子,正扶柩从老家去昆明金宝山的路上。

      “爸是昨天下午走的。吃完中饭还跟亲戚聊了会儿天,说要睡个午觉,吃晚饭喊他就再也没醒过来。几天前,94岁高龄的人还走上山去看斗牛。”

    “姐,莫伤心,人都有这一天的。爸走得很安详,就是睡了一个午觉,现在还在梦中”。电话里还是妹妹努力平静的声音。是的,父亲没走远,他似乎还是西南联大的学子,似乎还是曾让我们吃够了苦头的照片上穿着呢子军装,戴白手套,目光炯炯的那个英武的军人。此刻,他或许握着那支走龙走蛇的毛笔,在天地间尽情挥毫,替冉翁老先生抄写“天下第一长联”。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金马,西峙碧鸡,北耸青虹,南翔白鹤。高人韵士定当击节讴歌。况栏外树色江声,随地皆诗情画意;更云开雨霁,何时不鱼跃鸢飞。登斯楼也,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临风,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  元跨革囊。伟烈丰功举欲同符天地。至今日离官别馆,悉化为苦草长林;并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夕照。游于浦者,止剩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一行秋雁,两岸芦花。

         我的父母依然相依相偎,枕着500里滇池的涛声,安卧在“东骧(xiāng,)金马,西峙碧鸡,北耸青虹,南翔白鹤”的春城。清明,妹妹妹夫带着儿子,儿媳。女婿,孙孙在杜鹃花盛开的墓前插上百合和菊花,献上无尽的思念。

       。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