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荆棘须弥山 13 o  

2013-10-28 01:3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勐宁山高路远80年代初转一个病人到州医院,至少颠簸两三天。27万人口,县医院肩负着重任。李立毕业分回外科当医生,管14张病床。实际上远不止14张。走廊的加床常常连路都没法走。8个医生,除主任副主任外,几个住院医3天值一次班,24小时。没完没了的手术。农用的手扶拖拉机改用交通工具常肇事,一翻就十来个人。值班是不可能睡觉的。听着护士敲门:来病人了!4床排不出尿!.......体温40度。入院须立即写好入院誌,24小时内写完病历。换药......人命关天的职业,必须一丝不苟。搞外科的,谁都希望多做手术,尤其是30岁才来当学生,更不能懈怠。还必须随时了解掌握现代天天进步的医疗技术,订阅各种医学杂志,学外语应付晋级考试......反正,就像旋转的陀螺。连休息天家里也没有她的影子。没察觉丈夫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下乡出差的时间越来越长。这时他是外事办的副主任。一天,手术室,李立在做肠切除肠吻合术,主任带她,做她的第一助手,忽然有人敲手术室的门。护士在门外大声叫:李医生,你儿子发烧到40度了,怎么处理?主任大骂起来:外面那么多医生护士,你来这里叫什么?可这当妈的心里咯噔一下,孩子已经发烧5天,查不出原因,儿科主任看过,给了药也不好,家里没人带,她只有带来让他睡在值班室。爸回老家写县誌,妈带着大儿子在昆明上学,岳塘在外事办中缅边境办事处已经住了3个月没回来,说是他们主任家盖房子,没人替换。夜里,儿子额头滚烫,脸通红,做冷敷也不行。外面大雨像天漏了倒下来似的,水淹到小腿。不行,她还是得去医院。身高160厘米,体重只有40公斤的她挽起裤腿,背起5岁的孩子,一把伞在雨中被狂风折断,她晃晃荡荡,娘两像水中捞起来的,让值班医生吓了一跳。过了一周,当岳塘回来,孩子左眼烧起的疱疹已经破溃,留下了疤痕。在家的第四天早晨,昆明出差,又走了3个月。跟他们单位说。事没办完,暂时不回来。但过了两天,旅游局有人告诉:岳局长(他当了旅游局局长)让人带了封信,在小招待所,您去拿一下。

戴眼镜的陌生女人从包里拿出信,仰脸透过眼镜很不友好的打量她。矮个,皮肤白净,高鼻梁,小眼睛,涂得厚厚的鲜红唇膏。

“这是贵阳人才交流过来的杨处长,来旅游局工作的。”旁边有人介绍。

“哦,你好!”

岳局长三天后回来。

前天才说有事暂不回来,怎么又要来了?

女人莫名其妙的瞪了她一眼。

3天后,岳塘果然回来了。放下旅行袋就说要和“杨处长”到餐馆吃“工作餐”,他们单位两个年轻人作陪,直到深夜才回家。电灯的光把她弄醒。见他醉醺醺倒在床尾。接连几天都这样。有时整夜不归。问他上哪儿去了。回答是:

 “  工作,你不要管。”

 一天回到家,很不高兴,忍不住问:

  “你说填一张表要几天?”

  “有内容,准备好数据,一会儿就行了吧!”

 “哼!4月1号就开始搞,现在还没填好!”

 今天已经30号了

 “什么表那么费劲?什么人填的?”

 “本来是小张的事,杨短(他背地戏称那个女人杨短,因为矮)说她来填,我想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结果至今没报上去 ,25号就截止了”。这个女人也是,连鼻子都是假的,今早上从鼻头掉出来一种白白的东西,鼻梁塌了。

  “不说她是贵州什么财贸学院毕业的吗?这怎么看怎么不象。谁搞来的人才?”

 “我们住在宾馆,刚好过节在饭店吃饭,他和一个蒙古人过来给我们唱歌助兴就认识了。人家毛遂自荐,说是大学毕业的,要为边疆贡献一点力量,我就接受了。”

 “她有什么介绍信吗?”

 “人才交流,不需要什么介绍信的

 “我感觉 她不是那么回事 ,你们可能得注意一点”

 “没事“!

  一天上班,两个护士跟她说 :

 岳局长外面有小妞吧?

 “什么妞,我看跟李医生一样大。”。 

  “谁?”她问。

  “天天跟着岳局长那个矮矮胖胖的女人。”

 “别瞎说,那是人家单位上交流过来的人才,比我小一岁”

 “那种人菜,不要也罢!”她两继续议论,她转身走进医生办公室。

4个月后的晚上,花园竹篱门被推开,树影里走进一个拎手提包的男人。

你找谁?李立问。那人默不作声径直走进房间。当摘了帽子,脱下长大衣笑起来时才发现精神不振的丈夫从内到外都似乎变了一个人。

他脱鞋倒在床上:我感冒,可能是杨短传染的,她也发烧回贵阳去了

鼻子塞吗?---没有。

也没有嗓子痛咳嗽吗?--没有,就是浑身不舒服。

她把感冒药和水递给他:先吃点感冒药吧,明早上去化验一下。

一张化验单从她收拾的脏衣服内兜里掏出来:淋病双球菌++!明白了一切。夜里,她裹着自己的被子偷偷流泪,努力回忆好像恩克思说过“社会进步的代价伴随着腐败和道德沦丧”以找出在改革开放的激流中原谅这个男人的理由。第二天,她自己开处方让他到门诊输“青霉素”,连输3天。就像几年前他朝她砸凳子,没砸到身上,却砸到了心里。她想再帮他一把。年初二 ,当杨短回到旅游局的时候,她直接找县长。县长的妻子曾经是她的病人,他们认识。

县长,您知道旅游局有一个贵州交流过来的杨处长。

知道。

我觉得她不像个”人才“。疑点很多。财贸学院毕业的人竟然填一张几个数字的表,整整一个月也没填好。

好像她来了半年,除了陪领导吃喝就没干过什么”人才“应该有的表现。我觉得有必要查清到底是个什么人以便于更加合理地利用这个”人才“。当日中午下班,岳塘没回家,她去找他吃饭,看见他和一个平时跟杨短几乎粘在一块儿的旅游局女孩儿隔桌子头向前凑在一起低声说话,表情很难看。一连几天失魂落魄。有人说不知为什么,杨X那天中午12点左右,饭都没吃,扔着自己所有的日常用品衣物,慌慌忙忙买车票走了。又有 人说,她是骗子,怕被抓逃跑了。

         妹妹以第二名的成绩考进检察院。一年后,和她爱的人结了婚,家就在妹夫的单位公安局。再一年后,胖胖的,可爱的小女儿降临到这个温暖的小家庭。妈妈身体差,又瘦又弱。个子164CM,却只有40公斤。没有奶,辛苦了孩子的爸。她每每用心疼的语调跟姐姐说:奶水不够,他每夜都要起来给孩子喂米粉,换尿片,白天上班,人瘦了。

 产假后,孩子送到李立家给爸爸妈妈,她的大儿子8岁,小儿子5岁,又有这么一个洋娃娃一样的小妹妹,全家人都捧着,宠着她。冬天,外公外婆把竹编的摇篮下面垫上晒得暖暖的稻草,再放上厚厚的小棉被,尿片,放在花园边的走廊上。孩子在里面睡得舒舒服服。每天早上泡新米,碗里研成浆,掺奶粉,小丫头白白胖胖。3岁了。跑起来圆圆的小屁股扭来扭去,经常咯咯咯大笑。她比李立的两个儿子幸福。送幼儿园,小哥哥经常逃学去接她。谁要是碰了他妹妹,肯定躲不过8岁孩子的拳头。跟婆婆公公出门,她自己走路,跟别人出去就说“脚疼,抱抱!”

 爸妈回昆明后,儿子没人管。岳塘一个月没在家吃过3顿饭。深夜打开门经常半醉半醒,酒气熏天。她想,可能跟工作也有关系。他目前还继续是外事办公室的副主任,旅游局局长。

       勐宁紧靠世界上质量最好的缅甸翡翠产地帕坎。岳塘懂缅语,傣语,几种景颇语,当时的缅甸克钦(中国的景颇族)独立军主席是他远房表哥。

一天晚上她做完手术回家。

知道这是什么?他指着墙角一块橄榄球大小的河边那种土黄色卵圆形石头。

石头啊!

抬抬看!她弯腰伸出右手却拿不动。两只手才勉强抬起来

咋那么重?什么破石头!

来!他把电筒从硬币大小,擦开了的“窗口”射进去。“刷”一声,整个石头,包括薄薄土黄色沙皮瞬间通明透亮,里面水汪汪莴笋样绿色,继而如缓缓流动的春水,变幻绯红,紫罗兰,翠绿,射出七彩光华

活的!不是石头吧?要不就是传说中缅甸翡翠娘娘灵魂化成的宝玉、索比亚丹山顶大榕树下,蟒蛇守卫的那一颗。还说谁看到它时会心头一亮,所有病症全部消失、盲人重见光明。

说得神呼呼的。这是最好的翡翠原石。克钦主席住在宾馆里,怕丢,让我们帮他放一两天。

不行!快拿去送还他,一天也不能留。我们被整够了,没事找事!

他抬起石头往外走去。许多年以后回想,这是缅甸进中国的第一块翡翠,也是 她这一生所见过最好的翡翠。就是后来缅甸商人押在银行里当时就已经上亿美元,已经切开的顶级翡翠也比这个差远了。岳塘的家就在中缅边界,不少亲戚就是缅甸的玉石矿主,大老板。常常有内地或香港去买玉石的商人请他帮忙找货,她提醒他:

我们是被整怕了的人。现在各人都有工资,吃穿不愁,别去搞那些事,以免惹麻烦。

 “不会不会,我不碰那些!”他说。

早晨,李立在家,敲门进来一个人找岳局长,介绍自己是什么商号的老板 ,掏出一张折叠的便条。毛笔写的不认识的名字,代销这个货主价值15万的玉石,期限一个月。卖了来还本钱,卖不了退货,代销人的签名,但下面还签了一个保人岳塘。

 “这是怎么回事”她问。

  “这个人已经把玉石卖了75万,不还钱,连人都不见了。”

 “老岳出差去了,等回来你再来吧!”震惊而愤怒“。他还是去管不该管的事了。

没什么事,就是那天喝多了酒,在小招待所院子里碰见他们谈代销的事。那人说,请我作一下保,最多15天就回来。没多想,觉得作点保跟没什么关系,就签名了。岳塘解释说。

 “你认识那个人吗?”

 “在小招待所见过,只是不熟。明天我就去昆明找他!”这时他也急了。

一去半个月,捎口信来说没找到人。这时,招待所一个炊事员悄悄跑来告诉她:

 “李医生,岳局长去昆明找的那个人在小招待所呢!你快去看看!”

长着一张马脸的昆明男人惊愕地看她:说:“你找我什么事?”

哦!想起来了。李医生,以前我去医院看病的时候见过您。

 “老岳去昆明找你,你倒躲这里来了。为什么害他?”

 “我就是下来还钱!这不,等他回来呢。” 他边说边起身:“我去一下厕所”。然后下楼梯,绕过大楼

 李立站在走廊上,看着厕所的方向等了大约1小时,那人也已经走了1小时。八十年代的15万,工薪阶层是个天文数字。从此以后, 家,基本成了岳塘的临时旅馆,多少天回来一次,几分钟就走,孩子的学习成绩尤其令人担心。她的工作一如既往。失眠,在手术台上也头昏脑晕。”这样早晚得出医疗事故,得要求调走!“。

一年前她在昆明进修”泌尿外科“,同时做了两件重要的事。

妹妹做了一个心脏的常见手术。术前当晚,病房里,穿着条纹病人服装的妹妹说:姐,明天早上你去给我买一支红玫瑰。如果我醒来看见它,就知道自己还活着”。那一夜,她值班,睡在2楼泌尿科医生值班室,整夜看着5楼亮灯的胸外科值班室。心想,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何况这是心脏,还要做体外循环......如果我现在起来,上楼跟值班大夫说不做了,那还来得及。但是,“动脉导管未闭”,尽管不大,却不可能自己修复,就永远失去了机会..........又安慰己:“没事!手术不大,且是主任亲自给做,人家已经有上千例的经验。”早晨交完班。她急匆匆去买了几枝鲜艳欲滴的玫瑰送去“重症监护室”。麻醉醒来,看见玫瑰,妹妹微笑了。术后体重的增加以“天”来计算。终于成了一个标准体型的女人。看着她穿上连衣裙的美丽,她的愉快无可比拟。也释去了自己从小心头的重压。

进修医院的泌尿科,李立这个组5个医生管4张病床,手术不多,很轻松。刚好云南师大办了”出国留学人员培训班“。50多个学员是各高校文革前的俄语教员辅导老师则刚从白俄罗斯明斯克”帝国大学“进修回去。久违的课堂,从32个字母,拼音开始。双语讲课。她喜欢外语,尤其是”120学时“里叫作《白天鹅》的一篇文章。天空中一群天鹅飞向遥远的南方。突然枪响,一只雌天鹅掉落在地。天鹅群继续飞,她的伴侣却留下在天空凄厉鸣叫绕着她飞了3天,最后成为一只孤雁,在天空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了。她天天背诵,默写这篇课文。关上书默写出来连标点符号都不错一个。3个月后摸底考试,卷纸发下来是打钩打x,内容叫《白天鹅》。老师没念完她已经填写完了。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第一,可第一名却是一个老教师,她第二。进修期满,回本单位继续忙碌,要准备考试复习绝对不可能。年底正式出国留学考试,她差了8分。通知说,如果本单位同意,可以去上海培训6个月后出国。公派留学是不可能了,只要求调到比较艰苦的邻县。县委会接受了她。 师范大学的俄语老师来信,希望她能去参加云大培训一年,考试合格出去。她没去培训而参加并通过了考试。县委会不让走,说她来了几个月,只上了3天班,对本县没有任何贡献。她决定不理这些说法,必须走!去“俄罗斯”看看是从小的愿望。即将变成现实的时候,出现了学费和生活费问题。她决心做一把生意。

调动和出国准备的空隙,她给昆明办厂的同学写了封信。

”我要出俄罗斯留学,没有钱,想去缅甸做一把翡翠生意。如果方便,给借点钱去买货吧!

 同学来电话了:

要多少?

擦擦手心里的汗,十万可以吗?

这样吧!我给你拿20万来,但11月底一定得还,要给工人发奖金。

好!她舒了一口气。

家英说:我们两走吧!没关系,回来我帮你卖!她的现任丈夫是珠宝玉石协会理事长。他们家有珠宝店。

15万存银行不敢动,万一做亏了 还可以还债,5万换缅币请人汇到曼德里。

勐古坝,以前医院的竹笆房盖成了三层瓦屋。是老战友,现在盟军师长的家。住了一夜,办好手续,从黑勐龙走到棒赛。盟军驻棒赛办事处,一个小翻译带他们两去缅政府军办事处换通行证。

从哪里来?--勐古。

要去哪里?--曼德里。

在勐古做什么?-- 师部医生。

有丈夫吗?--有。

他是做什么的?--做生意。

叫什么名字?--麻腊。

在哪里做生意?--勐古。

李立流利地用学了五年的缅语回答这些简单问题。10分钟不到,通行证拿在手里,穿着笼基的两个30多岁的女人跟棒赛下曼德里的缅甸人坐一辆车。有些边界出生的缅甸孩子不会说缅语。105码检查站,15,16岁的两个缅甸果敢男孩被扣下,放走了她两。太阳毒热,平原无际。一个顶棚,周围铁板,连车外都有人用手抓着栏杆吊在上面的汽车在滚滚黄尘中蠕动,人们互相只见两只眼睛。两天,经腊戌到了瓦城,住在家英的朋友家。 听说老板家英到了,做玉石的缅甸商人早早就候在堂屋里,在客厅彬彬有礼席地而坐,等待把他们的高档手镯,戒面,毛料什么的摆开给识货的买主。曼得里日照充足。早上9点,眼睛睁开已满室光明。自然光线看玉石最好。从这时辰开始,一直看到太阳落,整整一个月,阅尽瓦城珍宝。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做珠宝商。花5万元买的戒面,丢了一个,其余的挣够了她的费用,给儿子留了一点,高高兴兴还了同学20万再求他一定收下一点利息。在瑞丽街上换了票面皱皱巴巴的3000美金 。

父母仍然告诉她,读书,永远不会过时。你还年轻,孩子我们来管。妹妹说:他们两都大了,不要挂。你一定要去。你想做的,合理的你就一定能做到。

她跟岳塘说:不要天天喝酒了。我准备去俄罗斯留学。

 “老都老了,快40岁的人,还想去哪里?你去不了啦!”他哈哈笑起来

 她又说:“这是真的,你知道我调到邻县县委会就是为了出国。”

 “去多久?”

 “一年。”

这酒,放到柜子里。如果我回来还在,我们还是一家人。否则......她把手里拿着的茅台递给他。

 这话他听进去了。若干年后,“茅台”仍然原封不动的躺在柜子里。而他已经无可救药的“依赖”了酒精。她不恨他,有时很想念他。但心的深处却是另一个幻影,在许许多多的岁月中陪着,在最艰难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她重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