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荆棘须弥山 14 O  

2013-12-03 16:2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3天两夜,“东方快车”到莫斯科再加7天6夜,13个留俄学生,4人包厢。李立在上层卧铺看着窗外,竭力不去回忆昆明火车站的告别。已经长成英俊少年大儿子搂着泪眼婆娑的外婆朝车窗内母亲看去,岳塘离他们几步远,眼睛红了。挨他站着的亲戚---缅甸克钦独立军秘书长用缅语说:火车快开吧!再不开早塘(景颇--大哥)的眼泪马上要掉下来!李立知道他很难过却不会原谅那些一再重复的愚蠢行为,她曾经给过他3年时间希望他为了孩子改过而无果,且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抓着窗框,看地平线上小小一颗心形血红太阳在天野苍茫中悬于碧绿的宝石样外蒙草原及额济纳河上,紧紧跟随火车移行一天一夜。“缺了一块,这是我的心。”仿佛缅甸佤山夕阳 裹挟灿烂的云霞,在沉没于黛色中的千山万壑之上。曾烨的脸一半对着太阳,沿头发,额头,鼻子和下颌衬了一圈金光,他静静地凝视她,久久无言中又似乎一直在说什么。一股压抑的生气及温情从他的眉眼藏不住地溢出。那时如果下地狱,李立会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若干年后,岳塘背两个大背包行走在他家乡原始森林边上的夕阳中,斜斜的阳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不断来回放下包又折转来背孩子,远远落在后面背着儿子的李立心里生出淡淡的忧伤和感动。这是她生命中的两个男人。

火车不知疲倦地游弋在俄罗斯广袤的土地上。 贝加尔湖一只角落,走了一天一夜。蓝蓝的湖水,青青的草原。气势恢宏的教堂和美丽的白桦林......这是普希金的诗,梦中的画啊!

“快到后贝加尔了,来!把我们这些皮夹克放包厢里”。领队杨女士推开每一间门不容置疑地命令,随即跟她合伙的一个壮实男人趴在地上,头埋到床底下把早就卷好的皮夹克塞进他们所有人床底下,又在每间天花板掀个洞塞进去关上盖板。带着几个男生把所有能藏的地方塞满。车还没停稳,杨女士已经让那几个男生把皮夹克抖开,趴在窗子上,一面提醒:抓紧,不要让人把皮夹克拽下去!又朝外面那些仰着脖子付钱的人扔皮夹克。“先收钱再扔货”!每站的情况都差不多。高个的年轻警察手捏着钱站在人后,伸长脖子往窗口看。灯光闪处,云南同来的一个女孩儿用相机把他拍下来。愤怒的警察几步上车就跨到他们面前,一把麻利的夺过相机,两下拉出胶卷扬长而去。留下女孩儿呆呆站着,傻眼了。那是前苏联解体不久,物资匮乏的时期。 莫斯科卡姆萨莫列茨国际列车站,8月份的太阳也有30来度。小广场一辆大巴上跳下一个白皮肤,40岁开外的金发眼镜男人,觉得他腿很长,一步像要跨1米似的。汗从额上滴下来,似乎把脸上的红色涂到了眼镜上,“这肯定是斯拉夫人”,她想。

杨女士说:这是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预科部系主任,来接我们的。

车旁边黑色的列宁铜象。像座下蹲着几个包头巾背孩子的大眼睛吉普塞女人。房屋古旧,广场很小。人们穿的衣服怎么跟中国人一样?

        系主任坐在副驾驶位,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沿街没有熙来攘往的景象,没有一辆自行车,可以20台车并行的马路边绿树成荫,行人稀少,看见花园,两边的森林,商店。

       “已经到郊区了”不知谁说。

         车开进没有围墙的很多高楼和森林间停下。

         “下车吧!到了!”杨女士说。

           “这是郊区吗?”

            “还在大环内呢!不是郊区。”陌生的怪腔普通话,穿蓝色西服套裙的中年俄国女翻译站在背后。

          “男生住3号楼,跟这位老师去。女生跟我来!”杨女士继续说。

           行李搬上石台阶。推开沉重的木门,电梯。6楼,两套间窗明几净,一尘不染,黑色枝形吊灯,洁白的被单都浆过熨好,墙上挂着油画,是教堂和冬天白雪覆盖的农舍,结冰的河。俄产大彩电。唯一不对的是“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羊膻味”。

 那是8月15号,离开学还有半个月。昆明带队的杨女士走了,翻译也不见了。没人再过问他们。 夜里睡得很沉。早晨,窗帘上红彤彤的阳光。这是第一日:“光为昼,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1)夜刚过去,早晨来了。这是他在莫斯科的第一日。她将独自面对明天,这个陌生城市跟《静静的顿河》,《普希金童话故事》......及“向斯拉夫女人告别”“山楂树”...... 那些几十年来植根于心的史诗和童话相去甚远。她感觉自己的“俄罗斯情结”将在残酷严冬中冻结,于冰雪消融时释去。 13个人走过森林和花园,见大马路对面一栋独特的楼房,写着“Российски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Дружбы Народов” 《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出国前介绍说这是一所著名的国立综合大学,有135个教研室,4个学院,5个分校10个系。每年举行各种国际性学术会议和世界文化交流活动。是世界政治家的摇篮”。这立在“米克鲁哈.马克拉娅”(Миклухо-Маклая)大街的主楼,校名上面是国徽;右边一半,地球一角是俄罗斯版图,前面靠左高高的大理石柱上铜塑捧着地球和橄榄枝的是各色人种青年。到处是没见过的异国风情,眼睛不够用,老看不完。肚子咕咕叫起来,是呀!该去哪儿吃饭呢?

“中国人!”

猛回头。一个亚洲面孔的女孩儿走过来。

“同学,你是中国人吗?”

“你们是刚来的新生?有什么事要帮忙吗?”

“哪儿有吃饭的地方?”

“学校有餐厅,可这会儿还早,不开门。先到商店买点面包吧!”她指指身后一排开着门的房子,这门不大,不起眼,哪象商店啊?

走到里面就不一样了。货物不多,但陈列整齐,品种从海鲜类到小百货,什么都有点。一个学校的商店,很不错了。小枕头似的大面包,纸盒装的牛奶。各种形状的俄产香肠,鱼虾......每一样的价格都是几百几千,听听就再也舍不得买烤鸡呀香肠什么的。5个女生共同啃一个大面包,一盒3.5%的牛奶。每人轮着来一口。整整一天坐在地下通道出口边有些人坐着的地方看人,白人,黑人,黄种人,棕种人...... 真是人民友谊大学!俄国人体格高大健壮,五官端正,每一个人都目不斜视,挺胸抬头走自己的路。“都说俄罗斯女孩儿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我们看看能不能找到丑的!”有人提议 。

          于是,一群无聊的人坐在地下通道口的花岗岩台阶上观察当时路过的所有女孩儿。到站的公共车停稳,走下一群友谊大学的俄罗斯姑娘。似曾相识的优雅,浓密的睫毛后亮晶晶的眼睛。想起这是安娜.卡列尼娜的故乡。莫斯科保卫战不也发生在这个城市!她突然一阵兴奋。七个小矮人,金色的小鹿,那些孩童时的故事,阿克西妮亚的村子,顿河春天排山倒海的巨大冰块,英勇的哥萨克,《向斯拉夫女人告别》,《喀秋莎》......  她们听着这些故事,唱着这些歌长大......  医院的同事还记得她李立说过:什么时候能让我听见真正的俄罗斯人说一句正宗俄语就好了。人的梦想,机会到了要实现似乎也不难。  

9月1号,那个接他们来的眼镜长腿男人沉稳地走进教室。

 你们好!我叫叶甫盖尼  阿列克谢耶维奇 萨拉瓦约夫,是预科部的系主任”。" 朋友们,今后我们就要在一起学习生活一段时期。祝你们好运!这位是你们的俄语老师,瓦莲金那  米哈伊拉夫娜   阿库尔索娃”,一个有成就的,受人尊敬的优秀女性

         瓦莲金娜60左右,大波浪灰白卷发,个比李立还矮,约157厘米,洞察一切的双眼,做工精细的大花衬衫,齐膝的西裙。说话时象所有俄罗斯人一样表情丰富而有趣。请拿出词典来--她举起手里的词典。靠词典,猜及原来会的一点俄语,搞明白了她在这个学校认教已经30多年,教的就是来自各个国家的留学生,她说自己曾经有机会出任某国大使 最终因故没去成。她是真正尽职尽责的教育家 。开始第一个星期,早晨上课,下午带他们去主楼图书馆排队领书,交40美金押金。教材都是友谊大学自己编的,不许用笔在书中作任何记号,不许折叠,用完还到图书馆,以供后来者。书中偶见细细的几个中文铅笔小字,也是中国学生写的。

第二星期带他们认识莫斯科:红场是这个城市的中心,瓦西里.勃拉仁尼大教堂,因1552年,瓦西里.伊凡雷帝征讨喀山凯旋而建。9个洋葱头顶,红色主体混合缤纷色彩,犹如一簇簇跳动的火焰。典型的巴洛克建筑是半年冰雪封冻中温暖的童话世界,展示着宗教的庄严,洋溢着希望的自由,欢乐与光明。周边ГУМ,ЦУМ(古姆,簇姆)两个国家级大商店。参观东方博物馆,普希金博物馆,新,老阿尔巴特大街,像宫殿一样华美宽大的地铁。仅有的一点俄语远远不够跟老师交流,她却不厌其烦,绘声绘色的教会他们怎样问路 ,怎样使用刀叉,怎样修饰自己,讲究仪表 和俄国人的礼节。严冬,零下30度,温暖的教室里听她讲解俄罗斯伟大诗人普希金给妻子--彼得堡第一美人娜塔莉亚的信。讲解俄罗斯国家图书馆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1784-1786年俄罗斯建筑师伏.巴日诺夫所设计。1993年止有7栋建筑,22个阅览厅,可容纳2500人。读者曾经有列夫 尼古拉耶维奇  托尔斯泰;得米特律  伊万诺维奇 门捷列夫;亚历山大  彼得罗维奇. 契柯夫和很多伟大的作家和政治家,科学家。藏书247种语言文字。3亿册来自100多个国家的书籍......

莫斯科是全世界物价最高的城市。 食品种类很少,冷冻鸡美国进口,水果,蔬菜,农产品多是中国进口,至于服装类就更不用说了。 带来的3000美金,交1300美金学费,100美金保险费,别人每月花100美金,她花20美金,几乎成素食者,但再节约也不可能增长,口袋越来越瘪 ,很快就将没法上学。于是,1月底,经人介绍去马雅可夫斯基广场背后的一个俄国医院--针灸。这是她熟悉的工作。在新针疗法最火的71年她被缅共派到中国军医院学过针灸,那时年轻,记性好,穴位背得烂熟,在缺医少药的缅东北五年中多数靠它和中草药治疗。一次,急行军两天,到寨子后,她胡乱铺了块防雨布倒在火塘边睡着了,早晨,被一阵锣鼓声惊醒,老百姓拎着一筐鸡蛋,一只大母鸡说是给她送礼,因为那小伙子的妈妈肩痛了几十年,去年被她扎一个疗程的银针全好了,一直找不着她,今天听说她来了......

医院给了她一间小房间,两张治疗床,因为语言,一个60多岁的中国医生带她兼翻译,这是前苏联国内公派过来的学者,娶了乌克兰妻子定居基辅。不给工资,30%提成。干3个月,利润1000美金。5月底毕业了,得回学校考试,但还想再干几天,只有自己抓紧时间复习。早上等公交车,再乘40分钟地铁到医院。途中很多时间可以看书,且俄罗斯人老老少少多习惯捧着本书在地铁里看。那是五月初,已经可以脱去厚重的羽绒服。她穿了自己喜欢的淡蓝色羊绒长裙,淡红色无领套衫,外罩同色的高领羊绒开衫。齐膝高跟皮靴,在公共车前排坐下后,一个年轻男人指着旁边的空位问:可以吗

           “当然!请坐。然后低头看书。

             “您是今年进学校的吧?估计是根据她正在看的教科书判断。

              “对!”她不打算理他。“烦人,我快考试了!不长眼!”心里想。

               他不作声了。

              “我是经济系的,现在去打工,我哥哥开的餐厅,在特维尔大街,每天下午6点下班。您如果学习有什么困难,我愿意帮助您,我叫穆罕默德。住9号楼,你呢?可以告诉我吗?”俄语说的挺好好。

          她抬起眼腈看了看他,阿拉伯国家的面孔。黑头发,黑眼睛,眉毛很浓,长得很帅,年龄大约30来岁。诚恳的直视着她,等待回答。

           “好的,谢谢您!我叫李丽雅,住11号楼。心想,我儿子可能也跟他差不多高。

             “我可以去你们那里作客吗他问。

               “欢迎!我们中国人好客。

              “我在ОХОТНЫЙ РЯД 下车,您从这里转2号线,再坐两站就到了。

      我天天走,难道还不知道?这小子!”

             她把这个人忘了。总觉得他们每张脸都一样。               

              两天后的下午,吃完饭,有人敲门。同屋的女孩儿把门打开,越过她的肩膀,李立见一束鲜艳的荷兰玫瑰和明亮的黑眼睛,穿西服的年轻人彬彬有礼地站在外面。

 “请问,李丽雅在吗?姑娘们笑起来,转过去冲她作鬼脸。

他走到李立面前谦恭地问: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请坐。

他坐在对面盖床罩的床上,从塑料袋里掏出香槟,包锡纸的精致巧克力,鱼肉罐头,苹果,梨等等一大包。

  “李丽雅,请跟我喝一杯。她觉得好笑,但看他一脸的镇重其事,还不能笑。让开门的女孩儿去叫一个男生过来,就说有急事找她,要出去。他们觉得最爽的就是当着别人说话则对方全然听不懂。

  男生来了,她连比带划告诉这位先生:

         “对不起,我的儿子来电话,现在要去邮电局接听。

         “你儿子?

           “对!他17岁,可能跟您一样高

        他愣了几秒钟,站起,说:

           “再见!打扰了!

            “您看,我们都不喝酒。请您带走好吗?

             “不不!

            “再见!

           几个女孩儿笑倒在床上。估计阿拉伯人对东亚人的印象也是:脸孔都一个样。

           “沾阿姨的光喽!这么好吃的巧克力!里面还有果仁。哈哈哈!

 (1)圣经《创世纪》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