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荆棘须弥山 19 o  

2015-04-17 22:1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沿着河湾走,不知南卡江何以变得这般 温婉,柔顺。碧水从覆盖墨绿森林的岸边缓缓流过,消失在远处转弯的竹林深处,对岸渡口的大榕树已成林,一只黄瓜船孤寂地拴在树下。曾烨在哪里?岳唐呢?战友们呢?酷热把大片的乌云送到对岸,远处响起隐隐的雷声。雨点砸下来了,风把倾斜的雨幕撕成碎片,南卡江在咆哮。浑浊的巨浪一波接一波把她卷到江心。眼前一片昏黄,沉浮在水里:“这下彻底了,管它呢!”。没有恐惧,没有伤心,似乎醉心于这种随波逐流。直到一只手拉住她:起来吧!这里埋葬了我们青涩而愚昧的虔诚,而山岗上种植了我们的血液和生命。江面微风拂来,阳光灿烂,大榕树闪着绿宝石样的光,地心传来隆隆的律动。黄瓜船在水面行走,似是曾烨还是岳唐独自站在船头 :回去吧!以后别再来!她被推下船醒来,那是早晨。

战友刘莉在电话里说:

2009年4月16日帮桑举行佤邦20周年大庆,很多老战友都会去,你回来吧!

“好!一定来!”她不用思考就答应了。

佤邦联合军(佤联军)成立于1989年4月17日,是原缅甸共产党鲍有祥部队分离出来的地方民族武装,总部设于邦康,就是她抱着儿子离开的邦桑。14号下午在办公室,跟俄罗斯客户较劲谈发货的事,晚上离开莫斯科,第二天一早坐在首都机场餐厅里吃砂锅里那什么玩意儿。下午到昆明家中,睡了个囫囵觉,16号一阵飞机,大巴小吧颠来颠去,终于在庆典结束后,晚餐时分站在阔别35年的中缅国界上。壮观平坦的大桥代替了一根木头掏的黄瓜船。江水潺潺蛰伏在桥下。老远看见来接她的战友潘东旭和当年后勤部小马倌--现任师长李士生满面笑容的走过来。她似乎在找几十年前,邦桑破破烂烂的小街,大榕树下卖饵丝米线的草棚竹凳,她吃完两碗稀豆粉米线,边等张莉边仔细研究忙出忙进的老板娘那两洞朝天鼻孔:雨水肯定流进去,上缘短,下缘长,像葫芦剖两半挂在鼻孔位置。不过,又好像流不进去。不然怎么两鼻孔一年四季就像塞满黑漆漆的锅烟灰从没变过颜色。再说了,只要吃饱了,不挑剔的食客根本不会去注意里面到底塞了什么。现在再没有了那破草棚和朝天鼻孔。战争的胜利和思想化作了排列着高高矮矮楼房,店铺鳞次栉比的水泥街道和几十亿上百亿资金。弯来拐去的巷子,迅速形成了兴旺而有秩序的小镇。经过佤邦联合军468旅旅部大门口,她站下来看仰天长啸的大金牛雕像基坐碑文:“向天问!......近年来,由于高档翡翠销费品市场中国商人的介入,价格涨了100多倍。第二特区投资克钦邦帕当翡翠开采的资金达20多亿元人民币。缅甸第二特区用二十多年来难得的和平机会,坚持不搞分裂,不搞独立,一手紧握武器,一手高举发展的旗帜。贯彻用人不拘一格的方针,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发展是硬道理的政策,使中缅边境这个小小的原始民族地区,出现了跨越式的飞跃。”

佤邦 医院院长是当年华侨补校学生。原缅共3035营部医生。诨号“老怪”,只有政委岳唐和营长叫他的大名“孙承德”。他家宽大的院子里摆了几十张桌。

李立,怎么现在才来?

嗨!过来!几十年不见的战友互相对望着,搜索对方记忆中的模样,不时听见“啊呀!怎么是你呀!”的惊呼。瓷盘竹筷,上菜了:酸扒菜,凉粉,火烧猪。当这里还是“邦桑”那荒山野岭时,多少日子才能给每一个人分一点点这样的美味佳肴。边吃饭,她拿出小本,把今天见到的人一个个写下来,心想“老年痴呆后或许就是大脑中仅存的记忆密码”:旅长彭家富,政委孙定一,张光平,孔小富,陈龙生,罗常宝,周大富,周文高,辛德,大鼻子,孙承德,唐俊,刘国庆,李士生,杜士元,舒天明,高文伟,张建章,那只“红飞蛾”王曦和他的老铁李寒。他两的名字加起来成了另一个人的全名“李寒曦”三人笑着坐在一块儿合影。抬眼望去,曾烨和岳塘的身影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些人们中,她心里一阵惆怅。当年精神英俊的8旅旅长彭家富躺在主人堂屋的沙发上,个子似乎缩短了。精神衰颓,瘦弱不堪,看上去病得不轻。只有隆突的弓眉下面眼珠还那样闪闪发光。旁边不知谁拍了李立一下:“xx 特区的参谋长过来了”。对面走来两个人,一个熟悉的身影---“常保是我收的兵,怎么样?我们二连的知青多半是我收的,老子的兵哪个不是一个顶一个。交代任务,说开头他就知道下面该怎么做。哼!就这么点事,杂种!自己的兵他还要向着老缅官,枪毙?你妈的!发报:暂不执行!把王新押到新地方处理!政委   岳唐”。她想起二营一个叫王新的知青被人诬陷说犯了强奸罪时岳唐给新婚妻子说的话。她知道丈夫秉性善良,对知青印象尤其好:“是的,就是诬陷。你是个好政委。”李立结婚那天,3035的知青凑钱给他们送了一个锅。谁也不愿意送去,塞到常保手里大家全跑了。他没办法,端着锅快到新房门口,干脆摆在地上也跑了。李立心里清楚,他们恨她。一个是好政委,而曾烨则是老乡,知青,生死与共的战友。他们都认为她见利忘义,她理解。“参谋长说跟你合张影”,跟常保过来的人说。于是留下了站在x特区参谋长旁边满脸迷惘,头发蓬乱的李立。

 张医生,李英涛,王安娜,秦美翠,李月新,潘东旭,苏小英,丁静秋,田耳,吴凤淑,苏世兰,......许多年以前的这些女孩儿,早早就离开了父母,离开了课堂。政治和历史将她们卷入战争。她们和男人一样行军打仗。 架上高射机枪打落敌机;呼啸的弹雨中发报,联接胜败存亡的神经通路;硝烟中救出一个个战友。她们喝清澈甘甜的山泉,吃带露的野菜和着崩龙豆豉。部队停下修整时把夏威夷式的翻领军装扎在腰间,挎上手枪或步枪,光彩照人,花容月貌,体态婀娜。眉宇间的坚毅和着尚未脱尽的稚气。她们逛小街,吃零食,跳傣族的嘎秧舞,景颇族的目瑙纵歌。严禁谈恋爱的明确规定下在森林里,大江边偷偷约会心上人。上帝赐予她们地狱的磨难和人世间极致韵味的浪漫,她们是森林女神。 35年一瞬,惨不忍睹的标记代替了不愿退去的红颜。谈话的内容也由哪一战怎么打转到了孙辈儿女,棋牌麻将。“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战争已经成为惨烈的回忆,香槟酒瓶塞的砰砰声使国内过来的人们偶然想到了它。在这里,她丢失了曾烨,从一个少女变成岳唐的女人。 邦桑成了邦康,跟中国内地现代小市镇没有两样。她找不到自己的家--那座大榕树下搭着竹笆床的茅庐。找不到那条野马般狂吼着奔腾而过的如怒的南卡江。一夜大雨。清晨,师长派车把客人送去英国塔游览。凹凸不平的塘石路。越野车在雨后云雾和高山深壑中喘息着蛇形向上,终于穿出云层,黑色巨鲨般游弋在云的波峰浪谷中。 残破的"英国塔"是当年英国人撒下第一把罂粟种子的地方.也是当时金三角最大的鸦片种植基地,有"银三角"之称。如今,曾开满罂粟花的土地上一片绿色胶林。不远处,方圆几里的大榕树庇荫两个大和尚和几个小和尚的竹笆奘房。他们争相把圆圆的脑袋往镜头中间挤,深紫色袈裟裹着稚气的脸,一派孩童的庄严。佛教之国,当和尚是当地所有男孩的学前教育。是光荣也是责任和义务。天晴了,悠悠白云仍然波涛涌动。大榕树凝眉远望。雷声起处 ,幻影幢幢。是血染他乡的英灵在天堂对战友的问候。

 我不是赶回来凭吊已死的昨天,还有一个连自己也说不清的心愿。

我又回到了瑞丽,跟大江告别。

燃烧的碑文腾起一片红光,化作天安门前举着红宝书戴着红袖章高呼万岁的海

带着远去的微笑。一个优美的转身,变成涅盘的凤凰,振翼飞去:变成参天的大树,直指天宇;变成展翅的鲲鹏,阅尽人间春色。十年动乱结束,十年的教育脱节。国家人才青黄不济。是这班荷锄归来的知青扛起了各种战线的重任。以知青的精神去学习,去创造。当他们面前横着障碍,当他们想要退下阵来,他们会想起瑞丽江的水,想起凤尾竹下的葫芦丝,想起毒热的太阳下,站在泥水里的春耕夏锄,想起头顶着背箩,双手十指扣紧放在脑后以防头向后仰。上坡时弯腰曲背几近300度,一步一步往上攀。终于到了坡顶目的地,卸下背箩。那时的感受,天高云淡,林木森森,凉风习习,擦一把汗,捧起他递过来那一碗清甜的山泉水。瞬间与永恒的幸福......更有甚者,在金三角的从山峻岭中.把头挂在裤腰带上,跟蚂蝗,毒蛇,亚热带的疟疾,不长眼的枪炮较量。急行军3天三夜,不等"原地休息"的口令说完,人已倒在什么地方睡着了.一觉醒来,背包在山上,人却被大雨和泥石流冲到了坡脚。战壕里在鏖战,射出的枪弹吐着火舌,回头看身边的人却被飞机炸弹尾翼 劈成了两半.....土地养育了他们,逆境炼就了钢铁一样的意志.既然走过了这样的路,还有什么不能克服的困难呢?

那森林所在的山谷曾令我心惊胆怕,
  这时山谷却已临近边崖;
  我举目向上一望,
  山脊已披上那星球射出的万道霞光,

正是那星球把行人送上大道康庄。"

      但丁  ——《神曲》

人类从结绳记事刻木记事直到出现文字以来,但凡重大一些的思想和记忆,总会留下它的痕迹。瑞丽江边知青纪念碑文“为二十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近四万集合于德宏各县市的知青而立,为三十四万汇集于云南高原的知青而立,为一千七百万遍布中国大地的知青而立。共和国历史中一段特殊的风云岁月连同一代知青特殊的生命历程将永远镌刻于此。” 占地 150平米,气势磅礴,雕镂精湛,一切都表现出一种文革时代的像征。两边9幅红砂石浮雕是割胶,放牛,看病,教书,文艺,犁田,种植,收获,回城。再现了知青何以跟这片土地结下如此深厚的情缘。中间的汉白玉碑体刻着女青年侧面像,风拂起的短发像燃烧的红火炬向后飘去,连着这一代人生命中最鲜活,最富创造力,最勇于进取,最无畏和最应该获得教育,汲取前人智慧和经验的年龄 “1969—1979”的字样。瑞丽江东去的流水,让她想到了时间。“时间反正是征服不了的,甚至根本没有人跟时间较量过。这个战场不过向人显示了他自己的愚蠢与失望,而胜利,也仅仅是哲人与傻子的一种幻想而已。(1}

“知青”是时势赋予的复杂而含混的名词。她像半睁半闭的第3只眼,竖刻在十年历史的额头上。站在巨大的纪念碑前,她才知道自己3天之内从遥远的莫斯科赶回来的第3 个目的。“她肃穆地端起她沉重的心,就象当年希腊女儿捧着那坛灰。眼望着1969-1979,虔诚地双手高高举过头,用那颗搏动的心去点燃那些有生命的汉字:“公元一九六九年初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在中国大潮涌起时,“文革”灾祸未息,乱像迭生,国运艰危,昆明知青三万余人泪别故城亲友,分次到达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所属县乡。部分北京、上海、四川等地知青亦先后于此雁聚。彼时也,德宏大地舒展胸怀,慷慨接纳,各族人民结庐牵篱,箪食壶浆,亲情无间,一若已出。雏燕有哺,故而奋飞,山海呼应,大风作歌,知青以其所知,奉献于此,更以各族乡亲为师初学人生,耕稼自食,苦乐与共,亦有搏战艰难,牺牲成行,至今三十八载矣。知青史事或歌或咽,自有评说,然青春血色殷殷灿灿,已化成盈野鲜花,与大地共存矣。

德宏,勐巴娜西——古称“乐土”。何乐之有?天地人和谐也;瑞丽,美丽之地奇美何在?碧江如链,阳光温煦,坦荡从容,与大千交汇也。万众稚子得以与此结缘,莫不为大幸!自一九七一年知青始有返回,然魂兮归来?“第二故乡”梦根生发,如树如花,故知青再返,鸿雁纷飞,数十春秋未绝。而故土党政竭诚运筹,乡亲壅道近渎,情动青山,泪洒绿野,其盛状穷史未有!今由原昆明知青倡议,得瑞丽市党和政府恩助,欲共建碑载。特邀万古不息之瑞丽江为心证情证史证,又借此地青树掩映,凤尾长书,象鼓作乐,宝光辉耀,勒此碑以记之,愿盛世永久,万民不忘。

撰文  黄尧

碑文在她眼里化作躬耕劳作的身影,化作负剑走天涯的勇士。他们从四十年前优雅地走来,带着远去的微笑。十年动乱结束,十年教育脱节。国家人才青黄不接。是这班荷锄归来的知青扛起了各种战线的重任。当他们想要退下阵来,却会想起毒热的太阳下,站在泥水里的春耕夏锄,头顶着背箩,双手十指扣紧放在脑后以防头向后仰。上坡时弯腰曲背几近300度,一步一步往上攀。终于到了坡顶,卸下背箩。天高云淡,凉风习习,擦一把汗,捧起递过来那一碗清甜的山泉水......更有甚者,在金三角丛山峻岭中.把头挂在裤腰带上,以血肉之躯抵挡蚂蝗,毒蛇,亚热带的疟疾,不长眼的枪炮。瓢泼大雨中急行军3天三夜,不等"原地休息"的命令说完,人已倒在什么地方睡着了.一觉醒来,背包在山上,人却被大雨和泥石流冲到坡脚。战壕里射出的枪弹吐着火舌,回头看身边的人却被飞机炸弹 劈成了两半......土地养育了他们,逆境炼就了敢闯地狱的意志.既然走过了这样的路,还有什么不能克服的困难呢?

界河那边正在打战,有同学已经去了。“英雄”的壮举和“扎根”的困惑象和尚给的“风月宝鉴”,朝正反两面推拉着她和她的同学们。“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为世界革命贡献力量”的成功教育。奔“缅共人民军”就成了她和她知青战友们生命史上最浓的一笔。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