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之旅

南卡江的黄瓜船,悠悠游弋在涅瓦河上

 
 
 

日志

 
 
 
 

荆棘须弥山 21 o  

2016-02-29 19: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天前,李立正在办公楼入口处向保安出示入门证,一对高个子的年轻女人和男人走过来:“您是Лилия”?

“对”!

“您是中国的医生”?

“以前是。”

她注视着他们,等待下文。这是两个30多岁,蓝眼金发的斯拉夫人。

“可以跟您谈谈吗”?

“没问题。去办公室吧!”。

原来,他们公司的连锁药店在卖我们的产品却对中医中药一无所知,要求让我去给他们上课。现在正忙,去了不行,不去不好......。想了几分钟还是决定:“走吧 !什么时候?”

“现在,跟你们买完药就走”。

于是,揹一个放着护照和记事本的包上了这对夫妇的“宝马”。1600多公里,两个半天,他们换着开车。

“您的姓怎么是瓦西连科?”我问妻子。

“我是乌克兰人,10多年前才来俄罗斯的 ”。

“难怪,乌克兰现在参选总统的女人也叫季莫申科”。

“他们哈伙的姓(对乌克兰人说俄语带口音的戏称)男女不分!”沉默寡言的丈夫阿列克桑德勒笑了。一路上很愉快。看着美丽的草原,金色的森林,大片大片未开垦的土地, 我说:

你们这么好的土地怎么闲着也不放牧,也不耕种,不可惜吗?”

“俄罗斯自然资源丰富,但是人很懒。尤其在农村,男人成天喝酒,早上醉到夜里,1号醉到28号,难得有两天清醒。”阿列克桑德勒耸耸肩,还不忘把开着车的两只大手在方向盘上一摊,我真怕他把车开一边去。“而且,现在土地都私有化了,一部分人又失去了土地”。

“那买地的人又成了地主?”

“对,他就成了地主”维克多利亚笑了,用下巴点点丈夫。

“我的地不多,只有5公顷”

“谁给你种呢?”

“工人”。

“哦,是真正的地主”我也笑了。

草原中出现了一片一片绿地毯似的田,很宽,很多。

那种的什么?我问。

小麦。

马上就是冬天了 ,不会冻死吗?

不会!雪一下,盖住了,明年5-6 月份就可以收割。

这中间要施肥除虫拔草什么的吗?

不用,化完雪不久就成熟了。

“ 嘿!”我记得上中学农忙假劳动,我们那儿种小麦要干很多活。真是懒有懒的福气。

“中国现在很好吧?”

“当然!”

“有15亿人了?”

“没有!13亿”。

“你们的土地960万,我们1760多万,只有1. 5亿人口。我知道中国人特别勤劳“。

“当然!所以我们发展了,兴旺了。不过,俄罗斯这些年也很好啊!有机会去中国旅游,看看长城,看看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看看现在国家迅速发展中的中国人”。

“我想去看奥运会。不知怎么办手续”。“那容易啊!只要你决定了,我们帮你”。

“那可说定了!”

“行”!

晚上10点,住梁赞。这是城郊,路边小旅店,写着“宾馆”。门前白色石台阶,已经供暖气了。转角楼,墙上的画,壁灯,水晶吊灯,不锈钢或银餐具。照例安静雅致的小小餐厅。卧室在二楼,墙和地板都是本色木质,洁净光滑。光脚踩在地上温暖而舒适 。次日一早,吃了面包,鱼子酱,汤,又上路了。今天维多利亚开车。这里不像莫斯科可以20台并行。大卡车一来一往就几乎占满了路面。超车得不迟不早不紧不慢才行。还好她是10多年的“老驾”,又稳又麻利,坐的人挺舒服。窗外满目秋色,嫩黄的白桦林惊人地美。她停下车,说:拍照吧!于是,在寒风的亲吻中,长满眼睛的树干和我们留下了纪念。一路上有人卖鱼,卖酸苹果,手工毛袜,毛衣,手工玩具.....全像杏花村的酒旗高挑着架在路边招揽顾客。这一景可比云南十八怪还来得稀奇。萨沙给儿子戈里亚买了一个可以骑的木马。维卡告诉我,她们有4个孩子。萨沙的两个女儿,她自己的儿子,16岁了。两岁的格里亚是他俩共同的。说这话的表情,就像告诉她今天午餐吃了烤鸡,沙拉,鱼子酱一样随便而自然。萨沙提着木马过来,问我:Лилия ,知道你已经走过多少地方吗?已经过了莫斯科的大部分地区,梁赞地区,萨马拉地区。一个地区比你们的一个省还大。下面就要到陶里亚季了。这是我们年轻的城市,只有36年历史。第一批居民是这里的建设者。以后,汇集了各个行业的精英,于是,有了像“拉达”及“沃卡”汽车这样的大型企业。这里就像美国,全是移民。没有“土著”。你看,那是我们城市的标志。顺着他指的方向,我看见市中心伫立着高大的塔形建筑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分老城和新城。老城多民居,新城则是工业区。这个城市的面积约40公里X40,人口100万。

 

他们家在新区,一座多角多边形白色欧式二层楼房。沉重而有独特纹饰的大铁门开了,眼前是一片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已经发黄的树木和花园。远处围墙左角正在挖室内游泳池,右边健身房。越过一条清溪,草地,近前来,右边小一些的二层楼,萨沙说这是给客人盖的。它对面就是主人正房。4级白色大理石台阶,进门是衣帽间,洗手间,右边雕花的转角楼梯。后面客厅超大彩电,音响,藤椅,藤条矮桌子,10月夕阳的余晖从镂花窗帘缝隙斜射进来,给这对年轻俄罗斯新贵的家笼罩一层朦胧而隐约的光。

一个胖胖的,满面红光的保姆在厨房里忙。端上抹了奶酪和切碎香肠再烤的面包,很香。鱼子酱,熏鸡,沙拉和红菜汤,苹果,葡萄,白兰地。幌筹交错,刀叉餐具碰撞的餐桌上说起他家居然还有两双筷子,是那一年去中餐馆吃饭时送的。保姆在讲小胖孩格利亚,一脸的兴奋,没完没了的叨叨着他的各种趣事,就像给别人说他的孩子,三个人愿听愿说,乐不可支。吃完饭,阿裂克桑德勒(昵称萨沙)对保姆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谢谢,娜佳,你供养了我们!”。那一夜,我住在二楼,主人的卧室隔壁。壁灯朦朦胧胧,画,画上的人,老想起“蝴蝶梦”里的女主人瑞贝卡,再加上不是自己的床,天快亮才睡着。早上起来,维多利亚已经开车去买菜回来了。随他一起来的是保姆。

维卡公司员工们在走廊两边迎接客人,医生娜达莎把他们晚上安排的计划给我看了,并要求先给他们几个说说基础的中医理论。真是的,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讲吧!说来也真好笑,一个个嘴张开都会操着滑稽的声音跟你说一声“阴---阳”呵呵!好吧,阴阳就阴阳!我学的是西医。不过有一门中医。好在上学时98分的中医课也是下了功夫考的。用粗笔在墙上写字板画了个五角星,如当年我的中医老师那样从顶角开始,顺序写道:木,火,土,金,水。他们还知道,“金”,俄语应该写“金属”。然后“肝,心,脾,肺,肾”再讲相生,相克。然后是12 经络,奇经 8 脉;寒,热,虚,实;阴,阳,表,里;升,降,沉,浮。再讲药物的酸,苦,甘,辛,咸。说到脉象的时候,想起上课时同学互相打趣说的妊娠的滑脉“如珠滚盘”。听的人高兴起来了,说要把那个画的五角星给照着印下来。其实,更重要的是:他们不用担心碰上个江湖骗子,把晚上的课给搞“砸了”!

中午开车5分钟就到了伏尔加河边。哦!伏尔加!这就是你 :蓝色的梦缓缓流淌在你宽阔的胸怀,你收集太阳的光华,日月的精气,用你的乳汁养育了俄罗斯万千儿女。你用白色的沙滩妆扮自己 ,3690公里的裙裾满缀着茂密的森林,辽阔的平原。众多支流如散开的珠串,为你那容颜增添了高贵的美丽。你孕育了俄罗斯的文明。列宾,莱蒙托夫,普希金,赫尔芩,列夫。托尔斯泰,彼得。柴可夫斯基,列宁和你骄傲的儿子--俄皇彼得一世......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伏尔加的纤夫”。嘿哟嗬,嘿哟嗬,齐心合力把纤拉,拉完一把又一把。穿过茂密的白桦林,踏着世界的不平路。我们沿着伏尔加河,对着太阳唱起歌。伏尔加,伏尔加,母亲河,河水滔滔深又阔。嘿哟嗬,嘿哟嗬,齐心合力把纤拉……   低沉的男低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看见了“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11个不同经历的纤夫犹如一组雕像,背景颜色昏暗迷蒙,空间空旷奇特,惆怅、孤独、无助。被烈日炙烤的焦黄的河岸上,拖着沉重的脚步拉纤。他们有老有少,个个衣着破烂、面容憔悴。领头的是一位胡须斑白的老者,眼睛深陷,坚毅的面孔透出饱经风霜的智慧,愁苦的表情显出了苦难与无奈。

此时,河岸上没有了纤夫,只有悠悠白云,蓝天碧水。汽笛响了,一艘豪华游轮。

晚上,圆形小礼堂里还真坐了50多个听众,都是медики(医务人员)。主持者是个医生。他简单的介绍了 Лилия及我们的产品,接着就被赶上了架。两分钟后,我镇静了。从容地重复了早上曾经说过的。讲得最多的是我们的产品,那是最熟悉的部分。有人提问了:酸苦甘辛咸和肝心脾肺肾有什么关系。我也只能跟人家说“根据中医理论,他们都有对应的关系。酸入肝,苦入心......。”又问:怎么个”入“法,他们”入“的过程怎样表示?这下难倒了!这其实也是我想知道的,为什么一定就是“酸入肝,苦入心”呢?我说:传统中医理论有它独特的方法,被几千年的医疗实践证明了它的正确性及有效性,不一定要用西医的理论来解释。下面开始鼓掌了,估计他们也被这个问题麻烦着,现在得到了一个不用再多想的解释,所以高兴。这一顿讲还挺有效,几个药店马上跟他们公司订货了。有人离开的时候特地到面前深深鞠躬。是否以为我们也像日本人一样的礼节吧!我却自觉很惭愧,自己都没整明白就上去跟人家侃。不过,基础和原则是严格按照中医理论讲的。

晚上,维卡说,明天要到乌拉尔地区的别列金去。早上不知谁轻轻扣我的门。5分钟内梳洗完毕,没带任何化妆品,当然就省了这一道工序。维卡笑了,对她老公说:Лилия 这么快,就像当过兵打过仗一样。我说,你别说,我真还当过兵打过仗了。他们不相信。

800多公里,萨沙夫妇,医生娜达莎,还有一个公司的年轻人吉尼斯。维卡问他:“你妈妈准备好午餐了吗?”“早就准备好了”!“你妈妈在那里?我问。”“他的妈妈伊在那里”娜达莎说。他们全笑了。看见我一头的雾水,维卡解释道:那个城市多数是穆斯林,穆斯林的教堂里,所有的孩子到了那里都要叫“妈妈伊”,所以开玩笑说他们的妈妈全在清真寺里。到了别列金---一个小城。天有点冷。街上看不到人,最高的楼房是5层。吉尼斯下去了。一会儿一个和善的俄罗斯女人接我们来了,维卡笑道:这就是吉尼斯的妈妈伊。他给我们做了软饼,当地很香的奶油,用一种茅草当茶,香肠。1小时的时间,我介绍了我们的药。从人们的眼里,看出了他们对中医中药的信任。因为化学药品的副作用每年导致的死亡率是不容乐观的!他们希望我们的货能给他们尽早发来。

我要坐40个小时的火车回莫斯科,剩下的人坐车回陶里亚季。我们吻别了。阿列克桑德勒跟我说:你讲得真好,做得也真好,这么远的路,这么辛苦,还一直努力的工作,谢谢你!以后我们会常常请你来。我一听吓一跳:但愿一次就解决一些问题,以后来的机会不会太多。等你们大量订货的电话!

车走了,我和吉尼斯,他的妈妈伊在小站等了1小时后告别。梦一样的5天,难忘的5天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